評論: 陳海德

廣告

承認統考問題是希望聯盟上台執政,我國改朝換代後,最為棘手的關鍵問題。在華社高度關注和迫切尋求答覆之下,我國族群間又陷入了另一場沸沸揚揚的爭論:到底是否該承認統考。

選民最大的問題在於,只相信政客的口舌,卻不好好去關切一下政綱和所附條件。其實《希盟宣言》中清楚闡明,承認統考的條件是需要考獲大馬教育文憑(SPM)單科馬來文優等為準,連董總都認為此例可以接受,華社也放心將多數選票投給了希盟,甚至土著權益為號召的土團黨。那為何承認統考問題仍無法解決?

統考承認問題,希盟宣言與國陣前朝政府的大選宣言基本相差不遠,只是國陣的宣言多了個歷史科及格。先不說國陣是否耍詐,但按照選情而言,國陣似乎已得不到華裔的支持,華社認為國陣沒有誠意,然而希盟宣言中的設限也不過如此爾爾,卻被華裔廣泛接受,藉此可看出,華裔選民更趨向於換政府、願意賭一個讓國陣倒台的希望,經由此逕來換取更多期望。

但政府雖然換了,問題也就來了,希盟既然上了台,就要兌現承諾,開啟這個「最後一哩路」達致目標。華社也會緊跟隨他們的動向,不會就此作罷,卻也並非沒有妥協的可能,畢竟面對各種現實政治的困境,但要如何執行則成了最大的爭議,莫說一百天內能成事,這項阻礙唯恐連希盟當屆政府執政期間都很大程度無法完成。

上升到更高層次來說,華社主張的是多源流教育,相比較以往斗爭較激烈的母語教育問題,多源流教育是折衷的策略,旨在承認國家體制內有殊途同歸的多源流教育制度,並非由單一源流的教育壟斷。但是,當下的我國也與昔日的不同,即便要與以往國陣獨斷跋扈的教育政策進行切割,國家意識也是個無法弭除的問題,即便民族國家老套的單一源流體制在全球化和資本主義化後,已是一朵黃花、不合時宜,但整體的國族建構工程在建國後卻仍未見明朗。

我國的主體民族馬來穆斯林,可以換政府、對華社不再有以往的偏見或改觀,不再質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但唯獨語言和文化體制,馬來人借鑒民族國家甚至周邊國家的例子,已將其上升至國家和憲法基準,雖然我國憲法並無明文規定單元教育是唯一所向,但數十年來的政策影響、人口結構等改變,既定事實已成立,即馬來人將語言文化視為最後防線,即馬來西亞的團結與身份認同,若宗教除外(文化即使被宗教化),只能經由馬來語來實現。

廣告

華社即便是政府體制教育出身者抑或獨中出身,一般都對承認統考問題抱有期待,因為誠如某些人所言,華社一向來都靠自己。這就形成了弔詭的局面,將來若靠政府要怎麼辦?解套的方法即是靠政府既又靠自己。畢竟華社的視野更廣泛,更關切的是希望政府改變既往的政策,達到多源流教育為目的,多源流教育可一勞永逸此困境。但馬來人卻認為盡數單源流化,才能破解一向來不團結的迷思和否決國陣政府分而治之的老路,馬來語必然才是那「最後一哩路」以化解各族分歧,呈現的是交叉和對峙的局面。

希盟承認統考問題觸礁,我國各族群間似乎對各自關懷和看法不甚理解,畢竟長年的分隔和角力已形成了分歧逐漸明顯,各退一步卻必將成為「民族罪人」,這是否各族群間最敏感的引爆點,衝突也未必然,但承認問題絕對不樂觀。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