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萧德驤

广告

一如所料,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通过宣誓成为上议员,其后出任国防部副部长。消息传出引起议论,有人认为其在第十四届大选中助希盟贏得政权功不可没,更因为对战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只以300多张票惜败,如今通过受委上议员出任官职而无不妥。

然而,对于另一部分民眾来说,刘镇东接受委任成为上议员並出任副部长,总是令人不可思议。不只是他在马青总团长张盛闻通过相同途径官拜副部长时,形容「大马多了一个国会选区叫后门」,更因为他本身于2013年5月24日,曾在自己的面子书上发表看法,直言「上议院没什么功能,只是让国阵(当时的执政党)委任后门议员,让没有经过选举或选输的议员仍有职位,甚至出任部长」。

刘镇东自己也在贴文中表明,「上议院不过只是橡皮图章」,因此他在宣誓后面对媒体追问,指「上议院国阵人数比较多,因此也需要角力」,令人疑惑,在一个他口中的橡皮图章环境中,要做的是什么角力?

若说出任官职会有一番作为,令人质疑的是为什么是出任国防部副部长职?对于刘镇东的专业来说,相信安排在外交部,或其有兴趣的交通部来说会更合適。国防部副部长在大马內阁是出名的闲职,来到这里恐怕对他来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其实,刘镇东通过出任上议员,官拜副部长职,在法律角度上並没有违法。惟他宣誓后遭人嘲讽,不单是因为他在此之前先嘲讽了过去使用相同途径出仕的人,本身更是走了过去自己嘲讽他人的管道。

火箭支持者喜欢以非黑即白来划分异议份子,须知今日不认同以上议员身份拜官者,其实很多都是希盟支持者。为什么他们不齿以上议员身份拜官?那是因为不只是刘镇东,而是整个行动党过去都对上议院制造不正確的论述,让民眾觉得那是无需通过民意拜官的途径。因此,如今行动党面对质疑,如何重新建构论述,恢復人民对上议院的信心是唯一途径,反之要求以功绩比较来说服人民,甚至以酸民標籤嘲讽者,都是愚蠢作法。

广告

第十三届大选刘镇东南下竞选,笔者与他有数次交流。本身印象他並非贪恋官职的人,如今他愿意冒政治形象受损之险,成为上议员及副部长,合理的猜测相信或许与党內政治有关。

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官拜交通部长,相信可能是继林冠英之后的秘书长人选。现任副秘书长倪可敏贏得选举,却不获青睞入阁当官,反映该党接班人的安排出现令人遐想的局面。

本届大选刘镇东以微差败选,虽是国家政权轮替功臣,惟一旦来到党內选举,缺乏议员或官职加身,可能令其在党选中遭受挑战或上位阻力。为此,以上议员身份当官,可是就为了维持本身在政党政治內实力的无奈选择。

然而, 是无奈的选择也好, 或是受党青睞也罢,刘镇东走后门当官(按照他自己2013年的说法) 是不爭的事实。如今只期盼刘副部长未来能以政绩服眾,同时纠正人们对上议院的观感,即上议院是立法机构的一环,不应被称为后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