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謝詩堅

廣告

這是新加坡意想不到的結局,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竟然發生政黨輪替,而且是已退休15年的馬哈迪重作馮婦,出任第七任首相。這個退休後又回朝的政治奇跡是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事;正如馬哈迪是在位最久的首相(1981-2003),一共22年,沒有任何一位首相可以打破他的紀錄(出生於1925年,時年93歲)。

如果說李光耀是政治奇人,從一上位(1959年)後就不曾失敗過,直到1990年才卸下總理職(在2015年逝世,終年92歲);那麼馬哈迪也是另一位政治高手,竟可以在位22年,直到他心甘情願退休為止。間中(1987年)只有一次東姑拉沙里企圖在黨選中推翻他,但不成功。這意味著馬哈迪已吸取了1969年大選失敗的教訓後,已對未來挑戰作出充足準備。

雖然馬新關係時而鬧僵,時而緩和,但自從馬哈迪(1964年首次當選國會議員)進入李光耀的視線後,兩人就成為一對冤家。

意見常截然相反

根據李光耀回憶錄中這樣說:「後來成為馬來西亞首相的馬哈迪(1981年)在1965年國會辯論時曾形容人民行動黨『親華人』,有共產主義傾向,肯定反對馬來人,也指責我們口頭上承認國語,卻在新加坡保留了多種語言制度。在警署里,華語是官方語言,記錄是用中文的。在工業方面,人民行動黨的政策是僅僅鼓勵馬來人當勞工,而不讓他們有投資的便利。」

李光耀在隔天針對國家元首的施政方針作出修正時說,他對演詞中沒有將馬來西亞朝向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的方向前進而表示遺憾。

廣告

「我們知道,如果我們有耐心、立場堅定,這部憲法必定意味著馬來西亞民族的實現。」

但是李光耀又補充說,馬哈迪的發言在暗示這樣的事情絕不可能發生。當時,李光耀指出了政治平等跟目的與提高馬來人經濟和社會地位的特權是有所不同的。他接受特權,但如果馬來西亞其它民族跟馬來人政治平等的權利被削奪,不必和蘇卡諾(印尼總統)對抗,它就能摧毀我們。

與此同時李光耀依然堅持新加坡不退出馬來西亞,儘管馬新之間的矛盾與摩擦不斷擴大。

針對與李光耀之間的「冷戰」,馬哈迪在其回憶錄《醫生當家》中也有這樣的描述:「我經常與李光耀針鋒相對,這可追溯至我們都還是馬來西亞國會議員的時候。我們的意見常常截然相反。」

在1981年出任首相後,馬哈迪有一段話這樣說:「只有在新加坡,我受到非常不尋常的接待。身為一位政府首腦,我在總理辦公室入口處只是獲得禮儀人員接待,之後還必須在鄰近的等候室等待,直到總理準備見我為止。」

「我等了約15分鐘,感覺非常難受,這應該不是接待同等級外賓的恰當方式。我不知道這是否是他們接待所有政府首腦的例行程序,但我覺得如果新加坡認為這是恰當的禮節,那麼以後接待新加坡總理時,大馬也可以使用這種方式。」

「因此當李光耀以及他的繼任者來到吉隆坡時,我也依樣葫蘆。至於其他國家政府的首腦,我總是在大門迎接他們,我們也會在國會大廈舉行歡迎儀式,同時進行儀仗隊的檢閱。」

冀取代馬華攜手巫統

「我首次出訪新加坡時,我記得當時並沒有國宴,也沒有任何正式的演說。與李光耀交談是一件單方面的事。他的談話風格,就如他身為馬來西亞國會議員時的方式,常常訓導聽眾何謂是非對錯。但在我們的對話中,我發現他並不是瞭解所有東西,特別是在技術方面。我記得有一次他提到剛見識一種海水淡化的程序,但當時這種技術已經不新,早已普遍使用多年。」

從上述兩人的回憶錄中來看,他們之間存在的某些恩怨是不易化解的,但觸及兩國利害關係時,雙方就不能偏激處理。

其實李光耀與馬哈迪的接觸始於新加坡加入馬來西亞之後(1963年9月16日)。這一天東馬的沙巴和砂拉越也加入其中,馬來亞聯合邦擴大成馬來西亞聯邦。原本加入馬來西亞後新加坡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的國會議員應當排在執政黨一邊(當年行動黨佔12席,社陣佔3席)。

李光耀也曾詢問東姑的方案,當時東姑說有一些坐在執政黨這一邊,另一些坐在反對黨一邊,沒有肯定的答案。因為新加坡已表明它的立場是扮演「中立的角色」。

後來所有人民行動黨議員都排在反對黨一邊,包括李光耀在內。原本李光耀是希望能代替馬華公會與巫統合作,但東姑不答應,堅持即使馬華只剩5名國會議員,還是會合在一起。

關係重返敦馬掌權時

雖然如此,李光耀在回憶錄中也相信再過三幾年,人民行動黨就會收拾馬華,也能擊敗社陣。當李光耀進入馬來西亞國會時,他面對的是一群巫統的元老,如賽惹花(年長的巫青團長,因為巫統並沒有對團長設下年齡限制)、敦拉薩及敦依斯邁;但同時也面對在1964年當選國會議員的馬哈迪敢與李光耀叫板。

不過在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後,李光耀與馬哈迪的「交鋒」暫時划上句號。到了1981年馬哈迪拜相後他與李光耀的關係變成國與國之間的交往。

雖然兩國未有衝突事件發生,但合作的關係又回到馬哈迪當政的時代。例如馬方要求檢討供新加坡的水費過低,而且是1927年訂下的協約。即使在1962年有更新合約(但水費未有調整),而是要等到2061年才期滿。

與此同時,馬方又宣佈暫停隆新高鐵工程,既針對中國,也針對新加坡,主要是馬方認為造價太高,效應相對少。

很顯然的,新加坡雖在1826年與檳城及馬六甲並成「海峽殖民地」,但經過百年的演變,1948年馬來亞聯合邦取代了被擱置的馬來亞聯邦(Malayan Union),此時新加坡已被割出馬來亞,直到1963年新加坡才加入馬來西亞。但不到兩年光景,新加坡又脫離馬來西亞成為獨立國家。

經過50年的分割,兩國人民的思維已有很大的變化,最明顯是新加坡華人稱自己為新加坡人,與中國政治關係幾乎切割;但馬來西亞華人則稱華裔,而後才是馬來西亞人,許多人也對「娘家論」表示認同。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