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儒家之说,起点是在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终点则在止于至善。隨后推己及人,己达而达人,逐步推前,「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反之,自己做不到的,怎么可以外求大家呢?

身为顶级之猫山王,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显然还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愿搞清这一点。

提及承认统考文凭,因此高调发出文告促请教育部长马智礼清楚说明时间表,表態支持副手张念群,希冀赶在2018年之內落实云云。

可是,张盛闻可曾记得本身行政之日,那一张没有日期的时间表?拖到了马华和国阵携手一起走完政权的最后一里路之后,华社的心愿,始终悬念重重。既然如此,张盛闻怎么还好意思公开催促希望联盟?

何况,眼下的问题,既不在学术,也不在技术。诚如张盛闻坦承,这些层面,国阵的领导过去皆逐一探討,(部分)也陆续解决。此外,教育部和董教总,亦一再沟通,达成共识。可惜,一切总是兜兜转转,没有定案。

结果,眼看张盛闻似乎带领大家走近了最后一里路,到了大选之日,一切遽然回到千里之行的原点。前后长达220页的国阵大选宣言的国文版本所说,其实还是停留在timbang的第一里路。

广告

由此可见,纵然国阵此次贏得江山,统考的认证,恐怕也要磨蹭拖沓。那么张盛闻眼下何以乐观如此,乃至认为「政府只需要一个政治决定,(便能)宣佈承认统考」?不管怎样,据此揣摩,关卡之桎梏,到底是在哪里,也就尽在不言中了。

问题正是,当五月天的《倔强》在世界盃决赛播放,巫统的肆无忌惮,囂张跋扈,仍然一如既往;身为国阵的盟党,张盛闻看来也要代为准备另一张「洗心革面」的时间表,怎么可以噤若寒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