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永新

广告

1941年12月8日,日本法西斯入侵马来亚。英殖民政府完全没有准备抗拒日军的入侵,结果节节败退。于1942年2月15日,即日军登陆哥打峇鲁十个星期后,英国人宣布投降。英国人对马来亚的156年统治也宣告结束。13万名英军被6万名日军所击败。

马来亚各族人民奋起反抗日本侵略者。马来亚人民抗日军于1942年1月1日在雪兰莪成立了第一支游击队,随后在各州相续成立了七支游击队。在三年零八个月的日本占领时期,顽强的抗击日本侵略者。

起草《人民宪章》

1945年8月中日本投降。抗日军设立了人民委员会短暂的掌控了马来亚,维持战后秩序。几个星期后英军重新占领马来亚,准备继续掠夺马来亚丰富的资源,特别是橡胶和锡米以及继续统治和奴役马来亚各族人民。马来亚各族人民经过了三年八个月日本法西斯的蹂躏,贫穷、疾病、饥饿,生活苦不堪言。而英国人重回马来亚后,不但没有改善人民的基本生活,而是变本加厉地压迫、剥削马来亚各族人民,为挽救英国战后衰败的经济,大事掠夺马来亚的资源。给马来亚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世界殖民地人民纷纷奋起反对殖民统治,要求独立自主。东南亚印支三邦人民开展了反法战争;印尼人民掀起了抗荷战争。全世界反对殖民统治的浪潮风起云涌。马来亚各族人民也为生存和民族独立奋起抗争。

全马各地的工人、农民、小贩、小商、知识分子、中上阶层人士等纷纷行动起来。一个抗争联合阵线──人民力量中心(Pusat Tenaga Rakyat,简称PUTERA)/泛马联合行动委员会(All Malayan Council of Joint Action,简称AMCJA)于1946年成立。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委员会联合阵线成员组织包括:马来亚马来国民党、觉醒青年团、觉醒妇女团、马来亚民主同盟、英籍华人公会、印度国大党、印度人商会、锡兰泰米尔人协会、新加坡职工联合会、泛马职工总会、马来亚人民抗日军退伍同志会等。

广告

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委员会为马来亚的独立起草了《人民宪章》,并定下民主、自治和包括新加坡在内的统一马来亚的原则。在整个1947年,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委员会在全国各地组织示威和群众大会,获得强大支持。抗议行动在1947年10月20日达到高潮,联合阵线发动全国总罢市,瘫痪了所有经济活动。

抗英战争全面爆发

英殖民政府采取了越来越高压的手段对付马来亚各族人民的反抗,动用军警驱散罢工和工人集会;屠杀职工会领袖,例如发生在吉打的美农园园丘和都柏林园丘事件。尽管面对英国人的高压、监禁和屠杀以及种种困难和挫折,泛马职工职工总会的会员不断增加,会员总数为26万2598人,即等于总雇员人数的50%,并控制国内约80%的职工会。

1947年,总共有219场大罢工。与此同时,马来亚共产党在新总书记陈平的领导下也重新检视了过去2年半来的政策以及总结经验为:「殖民统治是不可能受到和平公开的政治斗争所动摇的,事实上,英殖民政府一直都在使用暴力镇压人民的反抗行动」。所以马来亚共产党也开始了抗英战争的准备。

1948年6月20日英殖民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全面镇压马来亚人民的反抗运动。在马来亚共产党领导下的马来亚民族解放军也宣布向英殖民统治者展开全面的抗英战争。

英国人从一开始便投入了40万人军队,包括英国、澳洲、纽西兰、菲济、辜加及东非军队,还有马来军团和砂拉越骑兵。英国人甚至从砂拉越输入猎人头的达雅人来追杀游击队。平均一个武装人员对每15个平民,有一些地区,比例是1对2,英国人动用了四个皇家空军中队的100架战斗机和直升机。

从1948至1960年间,这些空军飞机空袭了2万5000次,投下了3万3000吨炸弹,发射10万枚火箭和燃烧弹,喷洒成千加仑的化学毒物。

抗英游击队即马来亚民族解放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12年的抗英战争中,6711人在战斗中牺牲,226人被绞杀,2120人受伤。而平民百姓的死伤更是不计其数。

新殖民主义与独立

英殖民政府同样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特别是在经济上,它每年须付出5亿5000万英镑来维持在马来亚的海、陆、空军经费;200万英镑保护欧洲人园丘;30万英镑守卫锡矿等。

英殖民政府承受不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及其军事损失,而它也知道暴力和战争是无法征服马来亚人民的。因此它改弦易辙实行了新殖民主义政策—让马来亚于1957年独立。然而它仍牢控马来亚的政治、军事与经济事务,确保其在马来亚的经济利益,继续掠夺马来亚丰富的天然资源。所以严格说来,马来亚于1957年的独立并非是真正和完全的独立。

马来亚各族人民经过了十二年长苦难的紧急状态时期以及十二年长艰苦卓绝、牺牲无数生命的抗英战争才逼使英殖民主义不得不让马来亚独立,尽管不是完全和真正的独立。任何人说马来亚的独立是以和平方式,没有经过流血牺牲而取得,那都是无稽之谈。

1948至1960年十二年的紧急状态时期和抗英战争对马来亚以及后来的马来西亚政治、社会和族群关系以及政治形态有着重要的影响,而抗英战争在当时国际冷战格局中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我们回顾这段历史、审视当时的社会状况以及其对后来社会形态的型塑仍深具意义。

参考资料:《季候风相会的土地上—马来亚人民历史》香港新马研究社编,《足印简讯第12期:纪念马来亚抗英战争70周年专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