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張永新

廣告

1941年12月8日,日本法西斯入侵馬來亞。英殖民政府完全沒有準備抗拒日軍的入侵,結果節節敗退。於1942年2月15日,即日軍登陸哥打峇魯十個星期後,英國人宣佈投降。英國人對馬來亞的156年統治也宣告結束。13萬名英軍被6萬名日軍所擊敗。

馬來亞各族人民奮起反抗日本侵略者。馬來亞人民抗日軍於1942年1月1日在雪蘭莪成立了第一支游擊隊,隨後在各州相續成立了七支游擊隊。在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本佔領時期,頑強的抗擊日本侵略者。

起草《人民憲章》

1945年8月中日本投降。抗日軍設立了人民委員會短暫的掌控了馬來亞,維持戰後秩序。幾個星期後英軍重新佔領馬來亞,準備繼續掠奪馬來亞豐富的資源,特別是橡膠和錫米以及繼續統治和奴役馬來亞各族人民。馬來亞各族人民經過了三年八個月日本法西斯的蹂躪,貧窮、疾病、飢餓,生活苦不堪言。而英國人重回馬來亞後,不但沒有改善人民的基本生活,而是變本加厲地壓迫、剝削馬來亞各族人民,為挽救英國戰後衰敗的經濟,大事掠奪馬來亞的資源。給馬來亞人民帶來了深重的苦難。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全世界殖民地人民紛紛奮起反對殖民統治,要求獨立自主。東南亞印支三邦人民開展了反法戰爭;印尼人民掀起了抗荷戰爭。全世界反對殖民統治的浪潮風起雲湧。馬來亞各族人民也為生存和民族獨立奮起抗爭。

全馬各地的工人、農民、小販、小商、知識分子、中上階層人士等紛紛行動起來。一個抗爭聯合陣線──人民力量中心(Pusat Tenaga Rakyat,簡稱PUTERA)/泛馬聯合行動委員會(All Malayan Council of Joint Action,簡稱AMCJA)於1946年成立。人民力量中心/泛馬聯合行動委員會聯合陣線成員組織包括:馬來亞馬來國民黨、覺醒青年團、覺醒婦女團、馬來亞民主同盟、英籍華人公會、印度國大黨、印度人商會、錫蘭泰米爾人協會、新加坡職工聯合會、泛馬職工總會、馬來亞人民抗日軍退伍同志會等。

廣告

人民力量中心/泛馬聯合行動委員會為馬來亞的獨立起草了《人民憲章》,並定下民主、自治和包括新加坡在內的統一馬來亞的原則。在整個1947年,人民力量中心/泛馬聯合行動委員會在全國各地組織示威和群眾大會,獲得強大支持。抗議行動在1947年10月20日達到高潮,聯合陣線發動全國總罷市,癱瘓了所有經濟活動。

抗英戰爭全面爆發

英殖民政府採取了越來越高壓的手段對付馬來亞各族人民的反抗,動用軍警驅散罷工和工人集會;屠殺職工會領袖,例如發生在吉打的美農園園丘和都柏林園丘事件。儘管面對英國人的高壓、監禁和屠殺以及種種困難和挫折,泛馬職工職工總會的會員不斷增加,會員總數為26萬2598人,即等於總僱員人數的50%,並控制國內約80%的職工會。

1947年,總共有219場大罷工。與此同時,馬來亞共產黨在新總書記陳平的領導下也重新檢視了過去2年半來的政策以及總結經驗為:「殖民統治是不可能受到和平公開的政治斗爭所動搖的,事實上,英殖民政府一直都在使用暴力鎮壓人民的反抗行動」。所以馬來亞共產黨也開始了抗英戰爭的準備。

1948年6月20日英殖民政府宣佈緊急狀態,全面鎮壓馬來亞人民的反抗運動。在馬來亞共產黨領導下的馬來亞民族解放軍也宣佈向英殖民統治者展開全面的抗英戰爭。

英國人從一開始便投入了40萬人軍隊,包括英國、澳洲、紐西蘭、菲濟、辜加及東非軍隊,還有馬來軍團和砂拉越騎兵。英國人甚至從砂拉越輸入獵人頭的達雅人來追殺游擊隊。平均一個武裝人員對每15個平民,有一些地區,比例是1對2,英國人動用了四個皇家空軍中隊的100架戰鬥機和直升機。

從1948至1960年間,這些空軍飛機空襲了2萬5000次,投下了3萬3000噸炸彈,發射10萬枚火箭和燃燒彈,噴洒成千加侖的化學毒物。

抗英游擊隊即馬來亞民族解放軍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在12年的抗英戰爭中,6711人在戰鬥中犧牲,226人被絞殺,2120人受傷。而平民百姓的死傷更是不計其數。

新殖民主義與獨立

英殖民政府同樣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特別是在經濟上,它每年須付出5億5000萬英鎊來維持在馬來亞的海、陸、空軍經費;200萬英鎊保護歐洲人園丘;30萬英鎊守衛錫礦等。

英殖民政府承受不了沉重的經濟負擔及其軍事損失,而它也知道暴力和戰爭是無法征服馬來亞人民的。因此它改弦易轍實行了新殖民主義政策—讓馬來亞於1957年獨立。然而它仍牢控馬來亞的政治、軍事與經濟事務,確保其在馬來亞的經濟利益,繼續掠奪馬來亞豐富的天然資源。所以嚴格說來,馬來亞於1957年的獨立並非是真正和完全的獨立。

馬來亞各族人民經過了十二年長苦難的緊急狀態時期以及十二年長艱苦卓絕、犧牲無數生命的抗英戰爭才逼使英殖民主義不得不讓馬來亞獨立,儘管不是完全和真正的獨立。任何人說馬來亞的獨立是以和平方式,沒有經過流血犧牲而取得,那都是無稽之談。

1948至1960年十二年的緊急狀態時期和抗英戰爭對馬來亞以及後來的馬來西亞政治、社會和族群關係以及政治形態有著重要的影響,而抗英戰爭在當時國際冷戰格局中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儘管已經過去了70年,我們回顧這段歷史、審視當時的社會狀況以及其對後來社會形態的型塑仍深具意義。

參考資料:《季候風相會的土地上—馬來亞人民歷史》香港新馬研究社編,《足印簡訊第12期:紀念馬來亞抗英戰爭70週年專輯》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