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黃進發

廣告

政府承認統考,在國陣時代兜兜轉轉就是走不完最後一里路,509前希盟把它列入競選宣言,選後卻面對巫統、伊黨和馬來社會極大的反彈,前文化部長萊斯雅丁更強調需要統治者會議同意,彷彿這將會動搖國本。

根據2014年數據,獨中畢業生只有8105人,其中升學的只有6194人,國內升學的更少只有3484人,進入國立大專(憑其他文憑)的只有16人;而同年本地國立大專聯招的學生有3萬7467人。在SPM國文優等的條件下承認統考,能夠因此進入國立大專的短期內應該不會超過數百人,不會對教育系統有重大影響。

為什麼馬來社會反應如此激烈?這不是僅僅出於對統考的若干事實誤解,譬如參考書是台灣編寫的。更大的可能是,我們看到的是一場以語言為本的文化戰爭在醞釀再起。

大致上單語的美國,文化戰爭是保守派(白人為主)與自由派(白人與少數族群為主)的對決,戰場與符號從上帝、槍械、同性戀、墮胎權利、扶弱政策到移民政策等,政治取向分別傾向共和黨與民主黨,階級上自由派白人中以中上階級居多。

相比之下,馬來西亞的文化戰爭,主要是多數族群(馬來-穆斯林)與少數族群(非馬來人-非穆斯林)之間,表面戰場是語言、宗教,實質牽涉到政策層面的公民權益。我把族群對這些議題的分歧概括為「1946年問題」:公民可否差異而平等?

語言不僅僅代表族群地位(所謂尊嚴),更決定就業與升學機會,因此在獨立後30多年是族群張力的最重要斷裂線。

廣告

馬來語言民族主義者尊崇馬來文的方式,一方面是力求以馬來文取代英文作為主流教育的媒介語,在1970-80年代逐步完成;一方面是限制與圍堵少數族群語言的使用,儘管訴諸不準增建華小,令他們沮喪的是,華小的非華裔學生卻逐步上升,至今達到16%,在生源上是最多元的源流。

宗教議題上對撞

馬來文作為族群標誌(ethnic marker)的重要性,卻在1980年後弱化並讓位給伊斯蘭教。原因有二:第一,新經濟政策擴大了馬來人的中產階級,也擴散了英語的應用;第二,伊黨與巫統的競爭推進了伊斯蘭化,族群擴張的方式從語言同化轉向宗教歸化。

1990年後,馬來文在國內地位盛極而衰;外因是冷戰結束後全球一體化強化英文的地位,而中國之後的崛起也增加了中文的商用價值;內因是1990年大選後險勝的國陣提出文化開放政策以安撫非馬來人,多元文化主義在發展旅遊業的考量下得到空間。

今日馬來社會,絕非鐵板一塊。從語言與階級來看,說英文或通雙語甚至多語者多為中上階層,而說馬來文者多為中下階層。兩者當中有自由派、溫和派民族主義者和強硬派民族主義者等不同流派。

馬來社會內的文化衝突,固然體現在自由派與強硬派在宗教議題上的對撞,譬如G25、伊斯蘭復興陣線IRF等自由派機構對JAKIM等宗教機關的強力批判等;也同時存在階級間對語文態度的張力,譬如對雙語教學計劃(DLP)就同時有強烈的支持與反對聲音。

從巫統、伊黨與馬來右派的角度去看,馬來人主導權在變天后受到兩種「威脅」,馬來人應該大團結,伺機奪回政權,或者至少阻止希盟典當馬來人權益。

第一種「威脅」是傳統馬來人出任的重要官職落入非馬來人手中,西馬華人出任財政部長後,復有(不諳馬來文的)印裔基督徒出任總檢察長、東馬華人出任首相署(法律事務)部長、東馬土著基督徒出任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第二種「威脅」就是中文的擴張,先有財政部長引申憲法的純中文臉書帖文,繼有統考承認的議題。

對於逾六成支持國陣與伊黨的馬來選民來說,馬來人大權旁落本來就是長期的擔憂,變天后已經在密集注意各種變化的指標,感受到這兩種「威脅」不足為奇。

值得注意的是,自由派馬來人並不視第一種趨勢為威脅,從馬哈迪文膽到公民社會精英,都出言力挺,很快就中和了反對聲音。相對的,華教運動面對第二種「威脅」論的強攻,除了支持誠信黨的穆斯林組織Ikram在與華團交流後四平八穩地主張繼續交流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外圍的聲音支援。

這意味著,如果巫統與伊黨要借發文化戰爭來動員基本盤,語文是沒有成本的戰場,因為它不會是馬來人之間的文化內戰,而是馬來人與華人之間的爭斗,完全有利於分裂希盟支持者。

由於巫統大致上控制馬來社會民意,而馬來在野黨在1990年後尤其是過去10年對華社非常友善,遊說失敗的原因一般上就是未能說服執政黨與官僚。巫統倒台後,我們現在發覺,能牽制住執政黨履行諾言的竟是馬來在野黨與民間社會。

反過來說,我們也可以考慮我們過去從來沒想過或沒意願做的事:「社群對社群」(community to community,C2C)的遊說,接受整個社會都是華教的利害相關者(stakeholders)–不管是慷慨激昂的反對者,還是默不作聲的旁觀者—的客觀現實,然後理解各方面的利害喜惡,爭取盟友、化解敵意,建立對華教有利的統一戰線,讓不止統考得到承認,華小增建與撥款也能制度化。

C2C的遊說,不能只發文告、提備忘錄、為支持本身議程的政黨拉票,而必須開拓論述、做民調、結交八方;但這些都耗力花錢,無法單靠民族主義口號湊功。

在統考面前,我們或許要照照鏡子,看看裡面是不是好龍的葉公?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