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朋友行医多年,身心累了;思虑再三,最后决意转换跑道,跟著转往企业做事。一开始,顶头上司是位退休的护士长,笔下批示公文,字体龙飞凤舞,极度潦草,难以辨认。朋友乃是善信,似有顿悟,微叹了一口气说:「真是报应……」

那是调侃的幽默,也是自嘲的风度。曾经领教过医生笔跡的读者,想必知道此处所谓的「报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反正会心一笑之余,所有的尷尬,都因此遽然化解了。

年过四十,虽已不惑;刘镇东显然还没有练就这等境界。因为终于借用上议院的通道做官,第一时间他因而备受敌营的嘲讽,毒舌的网民甚至讥之以「后门溜进洞」。儘管写下歷史成为首支后门升官的火箭,他到底招架不住了。

听到各报记者频频挺身逼问,刘镇东一概躲躲闪闪,轻写而淡描了。他现在改口指称「政绩最重要」,跟著自辩当初自己乃是在大选中打了一场硬仗落败,才以上议员的身份出任副部长云云。

「他们要说什么都行……」。刘镇东一点都不在乎。听到来自马华领袖的恶言相对,他一再强调:「没有问题的,没有问题的,这是看我们的政绩。」但是,没有问题之意所指,是后门没问题,还是批评没问题呢?

刘镇东是否记得当初他自己怎么界定「后门」吗?难道国会確有个选区叫后门?何以到了本身遁用此道,一切都「没有问题」?如果按照这个標准,马华、民政、人联的领导因为输掉硬仗,转以上议员入阁,有问题吗?

广告

遵照宪法的定义,当然没有,要怪就怪当初没有思及「话到唇边留半句」之语。结果如今唯有自討苦吃。面向这些,也许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刘镇东其实只需微叹了一口气说:「真是报应……」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