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主推「望闻问切」,唯有在通晓医、药二理的情况下,方能为做出最准確的诊断与治疗。

记者:郑宇晴

摄影:梁振江

现代人生病,多半会往西医诊所去。歷时数千载的中医疗法,有著老一辈人的篤信之外,更需要让年轻人对之重拾信心。

「近5年,民眾对中医的態度渐渐好转。」大马中医师公会总会长杨伟雄博士说道。他坦诚,大马中医早前曾面对低潮期,也有好些民眾抱有怀疑的心態。直 到近几年,民眾对中医才慢慢地重拾信心。「当时候,老一辈的相信中医,而年轻一辈则认为中医没有科学根据。」而今,资料搜寻的便利以及西方国家的接纳,成 功改变年轻人对中医的看法。

对於中医疗效慢的说法,杨伟雄认为「其实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他笑说,中医与西医其实存在著巨大的差別,与其说疗效慢,不如说是慢工出细活。「西医 只医病,不医人;中医先医人,再医病。」他解释,当发烧时,中医虽然花上三五天的时间治好,但面面俱到,开药方面顾及病人的体质,因此才会出现「疗效慢」 一说;西医则可能採用浸冰水的方式,固然治好了发烧,却可能因体虚而引发其他症状,如咳嗽、喉咙痛等。

或许有些人对中医仍信心不大,听到「中医」时,甚至与跌打师傅混为一谈。杨伟雄解释,市面上有两种中医课程,一种称为「科班生」,即是5年制的课 程,学生在大马完成4年的基本课程以后,就必须到中国再修一年的中医方可毕业。这类型的毕业生拥有完整的医疗知识,可成为正式的中医师。另一种则为短期课 程(技术课程)。这样的课程一般只需修读半年至一年的时间,教的是针灸、推拿、跌打等技术性的医学知识。「他们(指短期课程毕业生)只能在技术上做诊断, 不能开药。」然而他不否认,可能会害群之马拿著短期课程的文凭,自称中医执业起来。「我相信每个行业都有这样的人(指浑水摸鱼者),就因为这一小群人,影 响到中医的形象。」

大马传统医疗保留得佳

在杨伟雄看来,撇除小部分的「坏组织」不谈,大马中医界里大部分都是专业的中医师。「除了中国和台湾,大马的中医发展在亚洲国家来说可是佼佼者。」 大马中医歷史悠久,在国家独立之前就被带入大马,发展至今。在中医纳入马来西亚学术鉴定机构(MQA)之前,本地的中医师大多到海外就学,或由中医学院或 中医师公会承办的课程中毕业。这些本地毕业生一般都需要到中国中医大学修读一年,方可毕业。可见,我国中医师的医药知识水平不仅在大马受承认,也在留学海 外时受到中国大学的承认。

虽然我国的中医发展仍比中国稍微逊色,但在传统医疗的保留上却是略胜一筹。「我们还保留了好一些非常传统的疗法,有些甚至比中国更为传统。」杨伟雄 透露,中国的中医教育早已加入西医元素,因此在某些疗法已经倾向西医的手法。「就拿中风来说,若是在中国,会先帮你打点滴,当然,输的是中医方面的液体, 但『打点滴』本身就是西医的手法。而大马的中医则会以中医疗法为根基,进行放血以减低体內的血压。」

虽然就现代医疗器具的方便性来说,是西医领先,但杨伟雄认为中医在学习西医医疗精粹的同时,也不该忘记中医的传统疗法。「若是这样下去,传统的疗法就会慢慢地失传。」

中医认证利弊兼有

「以前,我们行內有句话说『老师带入门,成就在个人』。」杨伟雄笑说,早期没有MQA认证,有些导师或许是一名出色的中医师,却不是一名好老师,不懂得教育的技巧。因此,在老师授业的时候,学徒领悟多少,就要看个人的领悟能力了。

他表示,执行了MQA认证后,中医界有人欢喜有人愁。喜的是在政府的监督下,大马中医水平將更上一层楼。「以前我们毕业后就得自己摸索,无论是到中 医馆看诊,还是自己开诊所,都没人指导,靠的是自己一路跌跌撞撞累积下来的经验与心得。现在有政府管制,中医也和西医一样需要实习。他们可在资深的中医带 领下实习,学到的东西更多,也更直接,省去了摸索的时间。」而愁的是民办的中医课程则有面临停办的风险,而学院昂高的学费也不是一般人所能负担得起的。若 是未来少了民办的中医学院,將可能使中医的数量减少,造成市场供不应求。

杨伟雄为此感到担忧,「现今大马的中医与病人比例是1:100(1个中医看100个病人),已有供不应求的徵兆了,未来可能会攀升到1:200或 1:300不等。」依他估计,民办中医学院若停办,未来的中医人数將有可能下降20%或更多。他希望政府可以看见此事的严重性,儘快让民办的中医学院通过 MQA,以確保本地的中医人数足以应对社会大眾的需求。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