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承认统考问题虽陆续发酵,希望联盟中央却进入一个冷处理阶段,但说寒冬倒未必。希盟执政州属就身先士卒,逐个州政府开始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目前已有数州政府继续傚法,其余执政州属则有望跟进。

马六甲州虽小但以马来人居多,却是变天后最早无条件承认统考的希盟州政府,独中毕业生將能够进入甲州政府当公务员。霹雳州政府也在近日接受承认统考文凭,前提是独中生的国语流利且考获大马教育文凭(SPM)马来文优等即可。森州虽尚未正式承认,但该州大臣阿米努丁已表態会支持,並认为应该抱持开明心態来看待统考。

其实早在中央变天前已有前例,希盟执政的檳州和雪州政府已宣佈承认统考,雪州政府所属的大学已录取独中生;国阵时期的砂州政府,是全国首个承认统考文凭的州政府,更是前朝的首例。承认统考,其实根本不成问题,上升至全国范围固然难关重重,但我国的立国基础是联邦制,联邦政府权力来自州主权,各州都有其州宪法。州政府扮演先锋角色,是值得表扬的榜样,显示出州政府不仅能按州情掌握相当权力,亦能逐步影响中央决策。

不会引发族群矛盾

虽然民间舆论能持对立状態,尤其是多数马来人仍对承认统考问题抱持反对態度,但各州爭相傚法跟进的同时,遇到的阻碍也没想像中困难,由此可见承认统考问题並无引族群矛盾与不和谐。保护国语教育当然是反对声浪所常见和引用的,但承认统考的最低条件是统考生需要SPM单科马来文优等,从这点来看就已消弭了马来人的顾虑。较为极端的言论则主张否定多语学校,鼓励政府採取单一远流教育体制,不仅能加强国语教育,亦能促进族群和谐。

无论如何,伴隨著承认统考问题所引发的各种议论將会越来越多,民间甚至还有主张復办英语学校、恢復英文教育为主流的呼声,惟此类声音较为少数,以城市和精英阶层为多,而在东马则全然不成问题,英文更是砂州的官方语言。所以,在承认统考之时,当权者应该多方面考虑和检討,而非採取民粹手段或自欺欺人。至于承认统考是否「最后一哩路」,这点经由各州政府表態承认统考,已经並非什么艰难的路途。

我们应当关注的是,大马能否走出单源流教育,步向更开放的多源流教育体制?既然无法达致多源流教育体制,也可能招惹更多友族的反对等现实,承认统考基本故可被视为进入体制,是將单源流教育多元化,而非走向多源流教育化。搞懂了这点,承认统考问题还是问题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