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5日讯)   经常混跡国內政治社交网站的大马网民,都知「哭包祥」及「魏公公」这2个封號所指为何人;作为当事人的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今日亲自做出回应,更表示本身对这2个封號「受之有愧」,因此要退还给网民。

广告

魏家祥不讳言,这2个封號是刻意用来打击他的形象,但又明显与他风马牛不相及,可谓名不副实。

为此,他早前接受电台访谈中,主持人提及这2个「封號」时趁机公开平反,並在其面子书贴文要把当之有愧的「封赐」退还到「原產地」,即社交媒体。

魏家祥也是亚依淡国会议员,他还调侃:「隨著时势的演变,有更传神的其他人配得上(封號)。」

他说,「哭包祥」的由来是因他在2009年马华正处党爭时期,时任领导人將两大臂膀,即马青和妇女组的舵手踢出会长理事会而泪撒记者会后,网上出现的封號。

他解释,当时面对这种不把青年和女性的声音放在眼里,还一意孤行「施以毒手」的,身为马青总团长的他有感马华民主已亡,內心也愧对数以万计的马青同誌才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魏家祥)不否认自己是性情中人,况且我又不是冷血动物,抒发悲伤情感时哭泣並不为过,也还不至於动不动就哭得稀里哗啦,『哭包祥』真的名不副实。」

广告

对於用古代的宦官太监来丑化他的「魏公公」封號,魏家祥则喊冤第说,这是形態言行都不符,因在他身上找不到太监「唯唯诺诺、反反覆覆、躬身弯腰」的传神,简直就没资格被冠以「魏公公」这个称號。

「事实上,哪怕面对更高的领导,我(魏家祥)都没有躬身弯腰,更没有像电视剧情节中,太监搀扶著太后般,低著头搀扶领导,这两个做为太监最传神的形態我都没有,怎配得起『公公』称號?」

他强调,至於个性方面,翻查过去的新闻,身在执政党中的他,对失误犯错的巫统领袖向来不乏公开指责纠正,而今下野,面对同在反对党的巫统议员,我也一样的公开指正所犯的错误,这和「唯唯诺诺」一点都扯不上边。

以下为魏家祥在个人官方面子书的全文:

退还两个受之有愧的封號

网民的创意往往叫我哭笑不得,面对针对性十足的尖酸刻薄评语,也只好一笑置之。俗话常说「时势造英雄」,若正好不在顺应时势的那边,那么本身的不討喜可想而知,也因此做了心理准备,对我的努力作出肯定的好评,我很珍惜也感谢,至於各种各类的负评,那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

只不过,网民替我乱配的两个「封號」,我还是比较介怀的,因为乱配封號的失真害我被指「浪得虚名」啊!昨日受邀担任电台MelodyFM的嘉宾,主持人就正正提到了这两个封號—「哭包祥」和「魏公公」,给了我一个机会把「封赐」退还回去。承蒙大家错爱,我何德何能配得上这两个封號,连「受封」的入围资格都没有,我又哪敢佔有?既然並非实至名归,那就速速退还,总不能为打击我就拿互联网的公信力来陪葬!

年轻网友或许不懂「哭包祥」的由来,是我在2009年泪撒记者会,那时马华正处党爭,时任领导人將两大臂膀,即马青和妇女组的舵手踢出会长理事会。面对这种不把青年和女性的声音放在眼里,还一意孤行「施以毒手」的行为,身为马青总团长的我,有感马华民主已亡,內心也愧对数以万计的马青同志,才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不过就这一次,我那张哭得「悲惨」的照片却疯传开来,由此而得「哭包祥」这个封號。我印象中过后还有一两次在公开场合落泪,其中一次是弔唁慰问之时。眼见党同志一家人在火灾中不幸罹难,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为之落泪也是人之常情啊!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不否认自己是性情中人,况且我又不是冷血动物,抒发悲伤情感时哭泣並不为过,也还不至於动不动就哭得稀里哗啦,「哭包祥」真的名不副实。

至於用古代的宦官太监来丑化我的「魏公公」封號,更是形態言行都不符,在我身上找不到太监「唯唯诺诺、反反覆覆、躬身弯腰」的传神,简直就没资格被冠以「魏公公」这个称號。

事实上,哪怕面对更高的领导,我都没有躬身弯腰,更没有像电视剧情节中,太监搀扶著太后般,低著头搀扶领导,这两个做为太监最传神的形態我都没有,怎配得起「公公」称號?至於个性方面,翻查过去的新闻,身在执政党中的我,对失误犯错的巫统领袖向来不乏公开指责纠正,哪怕现在下野,面对同在反对党的巫统议员,我也一样的公开指正所犯的错误,这和「唯唯诺诺」一点都扯不上边。

至於「反反覆覆」,我既没有72小时內转口风,也没有对向来引以为耻的做法妥协。相反的,我坚持自身立场,以2009年我因为马华民主已死、青年和女性权益被侵害而落泪为例,之后在2013年杪,我和当年同在一场记者会的廖中莱,已晋陞马华领导核心,於是我们双双落实修改党章,白纸黑字保障两个臂膀的各级领导人,在马华各级领导层中的位子,確保我当年痛彻心扉的经歷,从此不再重演!这是我其中一个的言行一致例子。

这两个刻意用来打击我形象,却又明显与我风马牛不相及的名不副实「封號」,隨著时势的演变,有更传神的其他人配得上,且让我趁著电台访谈中提及这两个「封號」,这么一个难能可贵的公开平反机会,藉以这贴文,在此把当之有愧的「封赐」退还到「原產地」的社交媒体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