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蓝中华

广告

马来西亚在今年5月中旬迎来史上首次的联邦政权更迭,执政61年的国阵在全国大选败北,由前首相马哈迪领导的希望联盟取代国阵组织新的联邦政府,首当其衝的是外交政策的剧烈转向。

第二次任相的马哈迪耗时1个月半的时间才完成组织一个完整的內阁。在没有外长的空档期,马哈迪本身就是外长,负责接待外国领导人的来访和阐述新外交政策。

马哈迪第一次担任首相期间是个强势的领导人,大马的外交政策几乎都是出自于马哈迪,而不是外交部长。例如「向东学习政策」和大马两次贸易「制裁」英国,皆是马哈迪所做的外交决策。如果马哈迪延续以往的施政风格,那新外长赛夫丁阿都拉將沦为马哈迪外交政策的首席执行员而已。

2018向东学习政策

在希盟贏得联邦政权之前,马哈迪早已答应会出席6月中旬在日本东京举行的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会议,没有预料的是他竟然会以首相的身份出席该会议。当確定他將会以首相身份出席会议后,无论是马哈迪或日本方面都极度重视此次的访问。

马哈迪把此次的出访定调为新政府发佈新外交政策的场合,而日本则喜出望外,乐于成为大马新领导人首个出访的国家,首相安倍晋三也安排与马哈迪举行日马双边会谈。马哈迪与安倍晋三达至共识,大马將再次推动「向东学习政策」,而日本方面给予配合。

广告

为了配合马哈迪重推「向东学习」,其智囊莱益胡先在马哈迪访日前公开发文指出,大马正迈向先进国,故希望从新「向东学习政策」得到支持以完成此目標,大马不想只成为日本的出口市场。莱益胡先也倡议大马成立「向东学习政策研究中心」。

东亚经济核心组织回魂

莱益胡先说大马应向日本商借低息贷款来解决一兆令吉国家债务问题,而这也成为了马哈迪访日的主要磋商议程之一。根据大马学者赖耀明整理的数据,从1969年至2004年,大马从日本获得的双边贷款的累积金额为9160亿日元(约335亿令吉),从1995年至2000年,日本政府提供给大马的双边补助共计为4亿2621万美元(约17亿令吉),2004年日本提供总值4500万美元(约1.82亿令吉)给大马作为技术合作的援助基金。

由此可见,日本的金援为大马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997年,大马面对金融风暴的袭击时,当时马哈迪就拍板决定借贷日元低息贷款度过难关,日本方面在「新宫泽构想」下就提供了20亿美元(约81亿令吉)財政援助。因此,马哈迪这次再商借日元低息贷款,就是基于20年前的马日良好合作经验。

虽然许多媒体把马哈迪再次推动的「向东学习」誉为2.0版本,事实上其应该是3.0版,不是2.0版。自从马哈迪在1982年推出「向东学习1.0」后,前首相纳吉在2013年推出「第二波向东学习」或2.0版,並在2015年升级成为「马日战略伙伴关係」。

由于纳吉涉及了大马多宗贪腐案件,故马哈迪上台至今的工作都是试图与纳吉的旧政策做出切割,包括革除纳吉政治委任的1万7000名官员和全面取消一个马来西亚口號。因此,马哈迪再推「向东学习政策」是带有以此绕开纳吉的「马日战略伙伴关係」的含义。

不能否认的是马哈迪选择日本做为第一个出访国家,意味著告別纳吉亲中的外交政策,马哈迪寻求的是更独立自主的外交。

儘管马哈迪一直强调出席该会议是早已决定的行程,但他在百忙中(由于內阁未组建完成,马哈迪需要兼顾多个联邦部门的决策)仍抽空远道飞去日本发表新政府的外交构想,显示他是非常看重日本。而且,马哈迪正计划再次正式访问日本,並与日方详细洽谈向东学习政策的细节和实践,这显示马哈迪是非常认真看待重推向东学习政策及日本在协助大马成为先进国所能提供的协助。

同时,马哈迪在访日时大谈特谈早已被人遗忘的东亚经济核心组织(EAEC)倡议。他在20年前提出该构想时,是希望日本能透过该组织领导东亚,然而最终因美国的反对而作罢。

他在本次的访日说,他本身对《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没有兴趣,因为它会对大马的工业带来负面影响,但倾向于重新推动东亚经济核心组织。

马哈迪说:「我仍然倾向东亚经济核心组织,过去因美国的反对(而失败),但现在美国已进入孤立主义,所以现在应该重新考虑东亚经济核心组织,需要拉拢印度和中亚国家。」

敦马並非反华领导人

他说,中国已在东亚存在4000多年,大马与中国交流的歷史已有2000多年,但大马不曾被中国殖民化。他也补充,中国是个强大的国家,所以若区域组织如东亚经济核心组织获得成立,他相信届时中国不会拒绝多数国家透过该组织所展示的意见。

他认为,与中国谈判的方法是以集体方式,这比个体总好,个体应该无法说服中国,如果东南亚国家透过东亚经济核心组织与中国谈判贸易问题,中国將会接受之。

一个疑问是,这一次马哈迪重炒东亚经济核心组织,是否意味著要再推动日本来领导东亚?必须说明的是,马哈迪本身並不是反华领导人。他在第一次担任首相时已证明他不是遏制和围堵中国的领导人。甚至,马哈迪在90年代是中国的辩护士,多次在国际舞台驳斥中国威胁论。

1995年,马哈迪说:「今天不再有人认真看待中国输出共產主义的指责。所以,我们可以不再担心意识形態的顛覆……因为这些和其他很好的原因,马来西亚拒绝把中国看成是军事和政治威胁。」马哈迪的立场之后成为了大马外交政策,迄今不曾改变,即把中国当成是伙伴,不再是一个威胁。

今天,马哈迪这次针对中资多次说事,主要是针对纳吉的政治遗產。一旦解决了纳吉的政治遗產问题,马中关係將重新返回正轨,但马哈迪將会继续推动东亚经济核心组织,来拉拢日本以平衡中国的影响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