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不出所料,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党选提名日在无人竞爭下,自动当选为党主席,了其心愿,正式告別虚位领袖职,登堂入室。

本文不谈安华荣登党主席事,这也是人们早已猜想到的结局。安华是公正党的根基,安华家族是基本,当下谁敢挑战谁就注定倒大霉,全党上下乃至全民將视其为捣乱的过街老鼠。毕竟希盟政府已承诺两年后將让安华接棒首相一职,所以任何人想越过安华这个门槛,都將吃不了兜著走。

近日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的音频,一名类似安华说话的录音中指出,其挺拉菲兹的理由是阿兹敏已成了马哈迪的「走狗」。在公正党党选如火如荼进行时传出这么一段耐人寻味的音频,安华及公正党其他领袖第一时间虽出来否认,指音频是假的,但孰知点我国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姑且不说是否阴谋论,耐人寻味之处何在?上个月在国会媒体的追问下,阿兹敏是否会攻打公正党主席一职时,曾曖昧地宣称「到时候,我会做个决定」,彷彿有意迴避却也未必不认同的口吻,实在让人难揣测阿兹敏的动向。

惟证实了党主席一职不战而胜当选后,这些流言蜚语虽不甚重要,但是署理主席与阿兹敏─拉菲兹两派团队之爭却已成定局,二者都在等待安华的「钦点」。

阿兹敏危机重重

阿兹敏─拉菲兹两派之爭是一场继承人之爭,將决定公正党继安华后的领导班底。笔者上一周文章有提及二者都挺安华,阿兹敏甚至不愿对冲安华以避免招惹不义;但阿兹敏的稳壮领导和中规中矩性格,在公正党內举足轻重,却也危机重重。

只是现实和稳重难免枯燥和碍眼,如今公正党瘦田耕开太多人爭,这些老派也就成了新人的眼中钉,再则,羽翼丰满、锋芒毕露,也容易招惹到上级成肉中刺。若说轻浮且嘴炮的拉菲兹得以问鼎,若非党內真有后浪推前浪之势,便是后面获得了某些人的「祝福」。

阿兹敏担任署理已约8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从安华个人秘书、公正党草创期便一路稳步走来数十年,其领导能力也於担任雪州务大臣有所发挥和获得肯定,除一直「代夫出征」的旺阿兹莎外,党內重量级人物非阿兹敏莫属。

拉菲兹团队固然吸引人,也具威慑力,由於团队中包括努鲁依莎等,也將被视为安华的忠实派,而阿兹敏將迎来最大的挑战,若署理一战败下阵,想必將影响其往后政治仕途,坐等被吞没。政治,就这么吊轨和残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