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陳海德

不出所料,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在黨選提名日在無人競爭下,自動當選為黨主席,了其心愿,正式告別虛位領袖職,登堂入室。

本文不談安華榮登黨主席事,這也是人們早已猜想到的結局。安華是公正黨的根基,安華家族是基本,當下誰敢挑戰誰就註定倒大霉,全黨上下乃至全民將視其為搗亂的過街老鼠。畢竟希盟政府已承諾兩年後將讓安華接棒首相一職,所以任何人想越過安華這個門檻,都將吃不了兜著走。

近日在社交媒體上瘋傳的音頻,一名類似安華說話的錄音中指出,其挺拉菲茲的理由是阿茲敏已成了馬哈迪的「走狗」。在公正黨黨選如火如荼進行時傳出這麼一段耐人尋味的音頻,安華及公正黨其他領袖第一時間雖出來否認,指音頻是假的,但孰知點我國政治常識的人都知道:「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姑且不說是否陰謀論,耐人尋味之處何在?上個月在國會媒體的追問下,阿茲敏是否會攻打公正黨主席一職時,曾曖昧地宣稱「到時候,我會做個決定」,彷彿有意迴避卻也未必不認同的口吻,實在讓人難揣測阿茲敏的動向。

惟證實了黨主席一職不戰而勝當選後,這些流言蜚語雖不甚重要,但是署理主席與阿茲敏─拉菲茲兩派團隊之爭卻已成定局,二者都在等待安華的「欽點」。

阿茲敏危機重重

阿茲敏─拉菲茲兩派之爭是一場繼承人之爭,將決定公正黨繼安華後的領導班底。筆者上一周文章有提及二者都挺安華,阿茲敏甚至不願對沖安華以避免招惹不義;但阿茲敏的穩壯領導和中規中矩性格,在公正黨內舉足輕重,卻也危機重重。

只是現實和穩重難免枯燥和礙眼,如今公正黨瘦田耕開太多人爭,這些老派也就成了新人的眼中釘,再則,羽翼豐滿、鋒芒畢露,也容易招惹到上級成肉中刺。若說輕浮且嘴炮的拉菲茲得以問鼎,若非黨內真有後浪推前浪之勢,便是後面獲得了某些人的「祝福」。

阿茲敏擔任署理已約8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從安華個人秘書、公正黨草創期便一路穩步走來數十年,其領導能力也於擔任雪州務大臣有所發揮和獲得肯定,除一直「代夫出征」的旺阿茲莎外,黨內重量級人物非阿茲敏莫屬。

拉菲茲團隊固然吸引人,也具威懾力,由於團隊中包括努魯依莎等,也將被視為安華的忠實派,而阿茲敏將迎來最大的挑戰,若署理一戰敗下陣,想必將影響其往後政治仕途,坐等被吞沒。政治,就這麼吊軌和殘酷。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