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文学作品的数字,往往只是笼统之借代和书写的修辞;既不是运算的实指,也没有统计的实质。古典的写作,犹是如此,或为隨笔记录之方便,或是诗人演绎的夸张;反正谁也不能因此当真。

杜甫〈与朱山人〉的「秋水才深四五尺,野航恰受两三人」、白居易的〈长恨歌〉所写「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陈与义〈伤春〉之「孤臣霜发三千丈,每岁烟花一万重」,皆是。

文学这般,政治的语言,亦不例外。理解这点,读者自可领悟,前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经典传世的「最后一里路」,想必並非里程碑的刻標,而是应景讲稿中的形容词。

继「最后一里路」之后,部门新任副部长张念群,则发表希望在年杪的12月前承认统考的谈话。按此脉络推敲,显然的是,这个2018年最后一个月前落实希盟的大选宣言,也还是形容词。

没有想到,不在內阁的战友据此演绎,则衍生了不同的註释。当中,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乃有「耐心再等6个月」之语;隨后国內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也发表「半年承认独中统考」云云。

相对於此,则是教育部马智礼所说,认可统考「不需要60年」。但是,不论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总之,这里提及的数字,想必也不是时间的刻度,意指「很快了」和「不会太久」。实际上,谁也不知道。

广告

诚然,此事確实沉痾宿疾,难以一刀紓解。加上张念群现在可是贵人事忙了,不能24小时专注统考;这一些嘛,我们既可理解,亦应谅解。何况,眼下开启了第一步,已和董教总的领导对话,建立共识;可是,然后呢?

认识这点,如果希盟有心重建体制,认真处理,教育部何以不能明確提出时间表,然后据此行动,评估进度;每月定期公开发佈工作进程,让华社看到多元的宽度和开放的时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