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楊善勇

廣告

文學作品的數字,往往只是籠統之借代和書寫的修辭;既不是運算的實指,也沒有統計的實質。古典的寫作,猶是如此,或為隨筆記錄之方便,或是詩人演繹的誇張;反正誰也不能因此當真。

杜甫〈與朱山人〉的「秋水才深四五尺,野航恰受兩三人」、白居易的〈長恨歌〉所寫「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陳與義〈傷春〉之「孤臣霜發三千丈,每歲煙花一萬重」,皆是。

文學這般,政治的語言,亦不例外。理解這點,讀者自可領悟,前教育部副部長張盛聞經典傳世的「最後一里路」,想必並非里程碑的刻標,而是應景講稿中的形容詞。

繼「最後一里路」之後,部門新任副部長張念群,則發表希望在年杪的12月前承認統考的談話。按此脈絡推敲,顯然的是,這個2018年最後一個月前落實希盟的大選宣言,也還是形容詞。

沒有想到,不在內閣的戰友據此演繹,則衍生了不同的註釋。當中,下議院副議長倪可敏乃有「耐心再等6個月」之語;隨後國內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部副部長張健仁也發表「半年承認獨中統考」云云。

相對於此,則是教育部馬智禮所說,認可統考「不需要60年」。但是,不論那到底是什麼意思,總之,這裡提及的數字,想必也不是時間的刻度,意指「很快了」和「不會太久」。實際上,誰也不知道。

廣告

誠然,此事確實沉痾宿疾,難以一刀紓解。加上張念群現在可是貴人事忙了,不能24小時專註統考;這一些嘛,我們既可理解,亦應諒解。何況,眼下開啟了第一步,已和董教總的領導對話,建立共識;可是,然後呢?

認識這點,如果希盟有心重建體制,認真處理,教育部何以不能明確提出時間表,然後據此行動,評估進度;每月定期公開發佈工作進程,讓華社看到多元的寬度和開放的時速?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