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張孝儀

廣告

近來報章報道了一則在網絡媒體上引起一片渲染的網貼。

這帖子之所以會得到媒體的關注,全因這帖子問了一道對東馬含貶義的問題。發貼網友因為其弟被分配到東馬砂拉越大學,問道哪裡可以購買獵槍?因為其弟是第一次住在森林覺得需要一把獵槍來保護自身安全。再來,這網友問及明訊手機用戶是否能收到訊號?

據報道這帖子在數小時內獲得上百的回復及分享。在留言中不難發現網友們的不悅,甚至自嘲回復說需要爬樹到頂端方有信號、獵槍須向海關買,出門流行要帶刀。但這類型的貼子不是最離譜的,早前有網民發帖詢問:到東馬旅行是否需要換外幣或帶護照?

單從網民的帖子和回復,不管發帖者是否純粹為了搞笑還是真的想詢問而發帖。可見,兩岸同胞有著「互不瞭解」現象。筆者所謂的兩岸指的是被南中國海隔開的兩塊陸地,俗稱東馬(沙巴,納閩和砂拉越)及西馬(馬來半島)。

雖然生活在同一個國度里但是西馬對東馬國土瞭解不多,甚至會覺得那是另一座島嶼,有著不一樣的貨幣。究竟是什麼隔離了這兩岸?純粹是因為地理上的差異還是其他的因素?

教科書描述有誤

廣告

以地理認知來看,西馬人對於東馬是缺乏地理理解,會常把沙巴和砂拉越視為同樣的州屬。很多時候西馬人對東馬的印象就是那東南亞最高的神山、人猿、長屋、美麗的沙灘、世界級的公園等。然而觀光局製作的東馬旅行影片里介紹的也是以東馬豐富的熱帶雨林、離島風情、沙灘、野生動物區,原著民的長屋等為主。無形中塑造了「東馬是個被大自然與野生動物包圍」的州屬。此外,媒體也不常報道關於東馬的動向。在能見度低的情況下減少了能讓西馬接觸東馬信息的機率。

人們常說認知是從教育開始,在現有的教育制度下或許是時候研究課本里關於東馬的訊息,是否有全面的視角及正確的信息?就以常被爭議的歷史課本為例。據本地學者對我國教育部及國家語文出版局所出版的中學歷史課本研究發現,我國中學歷史課本里關於沙巴和砂拉越的信息有諸多不正確之處,覆蓋範圍也很少。

從中一歷史課本說起,談的都是以西馬為主的歷史。只有寥寥幾項是談及東馬早前歷史。更糟的是有不正確的信息,比如:關於砂拉越和沙巴的名字由來和課本的第199頁比達友族屋子(Rumah Orang Bidayuh)的圖片。圖片里的建築物不屬於比達友族更不能以它來代表所有沙巴原著民原居建築設計。編者不但用錯了圖片,甚至把沙巴和砂拉越的原著民也給混淆了,把比達友族列為沙巴的原著民。

歷史課本對東馬原著民的信仰及文化習俗訊息的正確度也有出入。中一課本里談及沙巴姆律族的葬禮習俗詮釋是錯誤的。沙巴姆律族也曾為此事發表文告,要求教育局收回該歷史課本。再來,是中二課本里的章節內容,對抗外勢力的東馬歷史人物描述及起義原由也是不正確。例如:Mat Salleh的起義是因為北婆羅州渣打公司(British North Borneo Chartered Company)徵收奴隸制度稅。但是根據歷史記載,北婆羅州渣打公司簽署的1881年渣打條約是不允許有奴隸制度。

自主運動非偶然

此外,關於東馬在馬來西亞成立史的內容詮釋不全。為何至今東馬還會有移民自主權?很多人不瞭解為何只能在東馬逗留3個月,在東馬工作需要另外辦理工作證而且這是單向的限制。東馬的移民自主權是從1963年馬來西亞成立就已有的條約。在歷史課本里對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及東馬與西馬實現統合的原由過程忽略,會是造成互不理解的原因之一,導致今日還會有人問到東馬旅行需要帶護照嗎?

長久下來這樣的概念是不利於國家發展。在互不瞭解的情況下,隔離了東西馬之間的團結,東馬人會覺得自己的州屬被西馬甚至是中央政府忽略了。近年來出現的「沙巴和砂拉越退出馬來西亞」(Sabah & Sarawak Keluar Malaysia,SSKM),「沙巴人的沙巴」和「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自主行動就是最好的例子。

也許這樣的自主運動會被視為政客的宣傳手法,但是仔細探討下不難發現自主運動會得到東馬人的支持不是偶然的。以上段提過的網民發帖及回復就可看見東馬人對於這樣的忽視是多麼的無奈。為避免這樣的狀況延續下去,筆者認為是時候重視並增加兩岸的認知。

為加強兩岸的認識及關係,筆者認為提高兩岸的信息接觸是必然的。讓兩岸多多接觸,把一些該有的信息放在課本上,也是時候把歷史課本里錯誤的內容進行檢討。再者,媒體也扮演著溝通橋樑的角色,常報道有關東馬的動向把東馬的能見度拉高,以便加強兩岸的認知。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