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大豆进口和石油化工业务的中国民营企业山东晨曦集团日前申请破产。公司董事长、创始人邵仲毅,2年前才以总资产190亿元(约113亿令吉),跻身中国富豪榜前100名的富豪之一,同时登上《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山东首富的宝座。却在短短2年后,晨曦集团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法院裁定对申请人的破产重整申请予以受理。

广告

晨曦集团的业务领域从化工扩大到食品,并成为中国最大规模的大豆进口商之一。由于当局收紧货币政策,该公司的资金周转陷入恶化,而中美贸易战更成为让公司倒下的最后一击。

据《腾讯网》报导,山东晨曦集团是山东省重点工业企业,现已形成石油化工、粮油加工、国际贸易、文化旅游四大主营业务,员工6000余人。2016年石化企业总产值168.5亿元,粮油加工企业总产值15.9亿元;贸易业务方面实现销售收入261亿元。2016年整个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32亿元。

晨曦集团的董事长邵仲毅,商界之路颇富传奇色彩。1992年,24岁的邵仲毅还是莒县外贸公司的临时工。两年后,自言不甘寂寞的他接手了一家只有十几人的乡镇小企业,开始创业。富有商业头脑的邵仲毅用了六年的时间,把一家作坊式的吹塑,做成了一个大型塑料加企业,并取得了自营进出口权。

2003年,莒县国有企业改革,邵仲毅完成创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兼并,将即将倒闭的莒县化肥厂重组。之后陆续兼并5家地方国有企业,并由此组建了山东省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也开启了多元化之路。2003年,晨曦集团的营收是3亿元,十年后达到了762亿元。

2006年,邵仲毅重组当地濒临破产的植物油厂,凭藉着沿海区位优势和灵活的决策,数年间,晨曦集团就跃升中国最大的大豆进口商,他也被称为「大豆王」;2013年,晨曦集团营收飙升至751亿人民币(约446亿令吉),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然而好景不常,2015年之后,晨曦集团由盛极一时转入悬崖式崩盘,让人始料未及。事实上,早在2012年晨曦集团最兴盛时,邵仲毅就四处扩张,投资37亿人民币(约22亿令吉)在莒县兴建十大建设项目,在陕西、江苏、青岛等地投资30多亿人民币(约17亿令吉)的石化专案,依照邵仲毅规划,预计3年内上述专案均能全部投产,届时等于再造一个晨曦集团,销售收入过千亿人民币。

广告

虽然生意越做越大,但邵仲毅却遭到银行的冷眼相对。晨曦集团官网上,一篇发布于2017年3月的文章显示,邵仲毅曾在接受采访时无奈表示,「2013年,银行突然抽走了晨曦集团19亿元流动资金,使得企业一度面临非常艰难的境地,当时还是山东省省长,现在的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亲自出面多方协调,才为我们争取到一线生机。」

据内部人士透露,晨曦四处建厂时,银行一再抽贷,大量流动资金变成固定资产,许多在建项目因没有后续投入,长期停滞无法开工,不仅无法赚钱,每年还要负担大笔贷款利息。

虽然外界会联想,晨曦破产主要是死于银行之手,但就在晨曦集团的另一项主营业务中,邵仲毅却有截然不同的投机者形象。就在炼油业务遭遇资金抽血重创时,晨曦集团另一项大豆业务也遭遇寒冬,这次始作俑者正是邵仲毅自己。

外界对晨曦集团的「融资豆」业务始末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晨曦集团不仅是在做大豆进口贸易,更从事大豆贸易融资的投机套利!

所谓的套利捷径就是,运用商业银行为企业融资提供的信用证,企业可选择在海外进行美元融资,再用于进口,货物进口后将其转卖,就可获得相应的人民币资金,在人民币升值时期,这些进口贸易企业可从中获得相应的利差和汇差,可观的利差和汇差养肥了像山东晨曦这样不以贸易为主要目的的进口贸易商。

银行在经历2014年大豆进口商违约潮后,开始严查贸易公司的信用证融资,并收紧信贷,晨曦集团的贸易模式遭遇致命打击,随之而来的人民币贬值和大豆进口关税的调整,让晨曦集团终究走向破产命运。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