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磨蹭拖沓,拉拉扯扯,承认统考,需时多久?报章报道,国会书面回答,教育部长马智礼坦告「五年之内,深研之后,再做决定」。此言既出,华社哗然。唯独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挺身为部长喊冤,归咎中文报翻译有误云云。

面子书贴文,刘镇东马仔之一的黄书琪援引部门应答之原文,试图详尽地一一举证对照,指出此次中文报的译笔,为语言转换产生之误解和缺失,最终造成部长的意思尽失。

书琪认为,马智礼的原意乃是:「接下来五年之内,针对统考的任何决定,都会有全盘检视与研究。」(Sebarang keputusan untuk mengiktiraf UEC dalam tempoh 5 tahun pentadbiran baharu ini akan didahului dengan satu kajian holistic)。

反之,如果部长是要公布「政府需时五年详研定夺」,书琪说,国文的书写该是:Kerajaan akan laksanakan kajian terperinci dalam tempoh 5 tahun sama ada kerajaan akan mengiktirafkan UEC。

话虽如此,黄书琪恐怕没有觉察,造句里的五年所修辞的,实是新朝行政,而不是认证统考的时间。浅见以为,此处部长所示,其实在说:五年当权之日里承认统考,取决于全盘的研究。

换句话说,部长没有承诺任何之期限,甚至也不确定如何承认统考。而且我们也不懂,所谓的全盘研究,到底是什么研究,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反正,此非百日新政之宣言也。唯一肯定的是,应该是希盟执政的五年之内。

广告

也许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希冀的「年杪之前」,也许是倪可敏和张健仁的「再等六个月」。但也有可能是在五年任期,国会解散前的那一个月。也许研究以后发现,还需继续研究。

此时此刻,重读2008年5月27日时任沙登国会议员的张念群发表的〈是不为,还是不可为〉,对照《马来邮报》的〈行动党,有些事情现在就应展现勇气了〉,宽柔毕业的黄书琪必然也要黯然神伤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