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楊善勇

廣告

磨蹭拖沓,拉拉扯扯,承認統考,需時多久?報章報道,國會書面回答,教育部長馬智禮坦告「五年之內,深研之後,再做決定」。此言既出,華社嘩然。唯獨居鑾國會議員黃書琪挺身為部長喊冤,歸咎中文報翻譯有誤云云。

面子書貼文,劉鎮東馬仔之一的黃書琪援引部門應答之原文,試圖詳盡地一一舉證對照,指出此次中文報的譯筆,為語言轉換產生之誤解和缺失,最終造成部長的意思盡失。

書琪認為,馬智禮的原意乃是:「接下來五年之內,針對統考的任何決定,都會有全盤檢視與研究。」(Sebarang keputusan untuk mengiktiraf UEC dalam tempoh 5 tahun pentadbiran baharu ini akan didahului dengan satu kajian holistic)。

反之,如果部長是要公佈「政府需時五年詳研定奪」,書琪說,國文的書寫該是:Kerajaan akan laksanakan kajian terperinci dalam tempoh 5 tahun sama ada kerajaan akan mengiktirafkan UEC。

話雖如此,黃書琪恐怕沒有覺察,造句里的五年所修辭的,實是新朝行政,而不是認證統考的時間。淺見以為,此處部長所示,其實在說:五年當權之日里承認統考,取決於全盤的研究。

換句話說,部長沒有承諾任何之期限,甚至也不確定如何承認統考。而且我們也不懂,所謂的全盤研究,到底是什麼研究,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反正,此非百日新政之宣言也。唯一肯定的是,應該是希盟執政的五年之內。

廣告

也許是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希冀的「年杪之前」,也許是倪可敏和張健仁的「再等六個月」。但也有可能是在五年任期,國會解散前的那一個月。也許研究以後發現,還需繼續研究。

此時此刻,重讀2008年5月27日時任沙登國會議員的張念群發表的〈是不為,還是不可為〉,對照《馬來郵報》的〈行動黨,有些事情現在就應展現勇氣了〉,寬柔畢業的黃書琪必然也要黯然神傷了。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