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傳統醫療法令以及MQA認證下,中醫已經不是所謂的「傳統醫生」,而是專業的醫護人員。究竟在政府種種的管制下,會為中醫界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呢?

中醫是中華傳統醫術醫藥,承載著中華民族數千年與疾病作斗爭的經驗和理論知識。它以陰陽五行作為理論基礎,通過望、聞、問、切,四診合參的方法,探 求病因、病性、病位、分析病機。在歸納出病症後,將以中藥、艾灸、針灸、推拿、按摩、拔罐、食療等多種方式治療,使人體陰陽調和而康復。

自中華民族下南洋之後,中醫一直在這裡廣為流傳,也因此成立了不少民辦的中醫學院。由家傳到學院、由學徒到學生,在這段期間,大馬中醫的地位一直在改變,而教學方式也隨著時代的變遷而逐漸國際化。

「英文教學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國際醫藥大學(International Medical University,簡稱IMU)中醫系主任顏愛心教授說道。自中醫課程實施學術資格鑒定(Malaysian Qualifications Agency,簡稱MQA)認證以來,大馬中醫教育再也不是以中文教學而已。

英文教學 吸引多國學生

目前為止,國內共有3所以英文教中醫的大學,即IMU、INTI及MSU。有些業界人士認為,以英文教學將使中醫失去原意與原味,無法真正地明白該療法的功效或歷史典故,而顏愛心卻不這麼認為。「以英文教學或許會增添教學的難度,卻為往後的中醫鋪上一條國際化的路。」

當然,她也坦言自己以前唸書的時候,主要的學習語言是中文,而今需要以英文教學,著實費力不少。

「在準備教材的同時,我們必須翻閱與對比許多不同的課本。」她表示,因英文的中醫教材並不多,因此在參考譯本的時候,必須作上許多的核對,以確保課 程的准確性。「學生在查詢資料的時候也面臨同樣的問題。」雖然在學習與教學上需要付出得更多,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以英文教中醫其實為中醫帶來不少好處。

「我們現在就有日本、韓國、泰國、印裔、巫裔等不同國籍、不同種族的學生。」或許以英文教中醫會讓學生在學習的路上走得較為困難,卻也讓將中醫課程開放給更多不同國籍、不懂中文的學生。

教學系統化 保證學生素質

在實施MQA認證以後,學生總會抱著「到底有什麼分別?」的疑問,顏愛心笑說「民辦與MQA認證的課程差別在於系統化。」她表示,在MQA的管制 下,所有的課程必須以現今大學的制度來進行,譬如必須分多少個學期、一個學期必須有多少學分等。顏愛心認為,根據這樣的教育系統可以提升未來的中醫素質。

「在民辦上課的話,比較看運氣。若遇到好的導師,學到的東西就多,反之則學生將可能一無所獲。」她認為現在的中醫水平參差不齊,而換一個教育制度可 將學生的平均素質提高,「並不是說未來的中醫一定是非常優秀的醫生,但水平至少都在同一個框架上,不會差太遠。」MQA會在特定的時期派一些審查員到大學 里查看,以確保大學有依據國家的法定製度教學。如此一來,教育水平便可獲得保證。

另外,大馬獲得MQA的中醫學府也必須依據政府的規定,在課程中加入西醫的醫理。「我們的中醫與西醫的比例是6:4」,她認為中醫課程納入西醫的元素主要是為了讓學生擁有兩方面的知識,以達到兩者相輔相成的平衡。

未來發展樂觀

雖然傳統醫藥法令已經通過,各大學府也已經開始實施MQA認證的中醫教學,但顏愛心認為現今中醫界的路仍是不明朗。她認為從制定系統、設立章程到取 締不合格的中醫還需要至少5至10年,「每段改革都是漫長且痛苦的。」她比喻現今的中醫界就宛如20年前的牙醫般,只要度過這段灰色地帶,就會有更好的未 來。

「現今只有10來家政府醫院設有傳統醫療輔助部門,希望未來能在各個政府醫院中都設有這樣的部門。」現在的改變是中醫從傳統的郎中走向專業醫生的第一步,她希望政府為中醫設立更多的就業機會,以讓學生們在未來可以有更多選擇的權利。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