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侯显佳

广告

首相敦马哈迪一直抱怀著国產车梦想,在第一次首相任期內打造国產车「普腾」,后来「普腾」经营不善连连亏损,最终將49.9%股权售卖给中国吉利,敦马哈迪还为此潸然泪下,待他重新担任首相又提出第三国產车计划。

相比马哈迪要圆梦的决心,大马人民就没那么乐观,好不容易因为政府不必为了维持象徵民族工业的普腾存亡每年额外拨款,而松了一大口气,如今要再次担心噩梦重演,儘管马哈迪声称將第三国產车计划將交由私人界去推行。

大马国產车发展如果没有政府大力扶持,根本难以维繫。从销售市场来看,大马毕竟只有3000万人口,本地市场有限,那么就需要开拓海外市场,然而多年来始终都打不开。

欧美、日本的国產车卖到全球,中国汽车品牌也有庞大人口作为市场支撑,反观大马国產汽车在海外市场毫无优势,无法与其他品牌决出高下,销量一直淒淒惨惨。

为了让国產车能够在本地市场上具有「竞爭力」,政府出台了扶助国產车政策,对进口车施加高额关税,间接「逼」人们购买价格较低的国產车。实际上,如果没有保护政策,购买国產车的价格,可让民眾购买外国车,这是大马民眾心中之痛。更让人痛的是,如果大马国產车的质量、安全、设计等,与欧美和日本车相差不远,那么人民也乐意为国產车埋单,问题是我们的国產车和人家的国產车,无法相比。

製造汽车虽说是重工业,归根究底还是软实力,尤其是全球都逐渐进入了工业4.0时代,创新和研发成为了汽车领域最重要的部分,传统汽车业面临科技革新带来的衝击。

广告

美国汽车之城底特律走向破產的原因就包括,在当地开车生產线的美国汽车工业三巨头(通用、福特、克莱斯勒),过于依赖传统汽车製造业,未能即使跟上新技术,在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和经济萧条时无法抵抗,同时美国汽车又有耗油高、容易损坏的问题,无法和日系、欧系汽车相比。

以底特律为借鉴,还未实施的第三国產车计划,应该思考如何自主研发更节能、碳排放更低的新能源汽车,且大马发展国產车多年,似乎没有为大马培养起汽车製造业的研发型人才,而是不断使用日系汽车的专利和技术。

马哈迪曾说过,大马人民寧可购买进口车,导致普腾他无法成功,那么可否方向思考为何人民寧愿买进口车,也不买普腾?如果继续带著过去思维复製当年普腾模式,相信第三国產车之路也只是重蹈覆辙。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