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侯顯佳

廣告

首相敦馬哈迪一直抱懷著國產車夢想,在第一次首相任期內打造國產車「普騰」,後來「普騰」經營不善連連虧損,最終將49.9%股權售賣給中國吉利,敦馬哈迪還為此潸然淚下,待他重新擔任首相又提出第三國產車計劃。

相比馬哈迪要圓夢的決心,大馬人民就沒那麼樂觀,好不容易因為政府不必為了維持象徵民族工業的普騰存亡每年額外撥款,而鬆了一大口氣,如今要再次擔心噩夢重演,儘管馬哈迪聲稱將第三國產車計劃將交由私人界去推行。

大馬國產車發展如果沒有政府大力扶持,根本難以維繫。從銷售市場來看,大馬畢竟只有3000萬人口,本地市場有限,那麼就需要開拓海外市場,然而多年來始終都打不開。

歐美、日本的國產車賣到全球,中國汽車品牌也有龐大人口作為市場支撐,反觀大馬國產汽車在海外市場毫無優勢,無法與其他品牌決出高下,銷量一直淒淒慘慘。

為了讓國產車能夠在本地市場上具有「競爭力」,政府出台了扶助國產車政策,對進口車施加高額關稅,間接「逼」人們購買價格較低的國產車。實際上,如果沒有保護政策,購買國產車的價格,可讓民眾購買外國車,這是大馬民眾心中之痛。更讓人痛的是,如果大馬國產車的質量、安全、設計等,與歐美和日本車相差不遠,那麼人民也樂意為國產車埋單,問題是我們的國產車和人家的國產車,無法相比。

製造汽車雖說是重工業,歸根究底還是軟實力,尤其是全球都逐漸進入了工業4.0時代,創新和研發成為了汽車領域最重要的部分,傳統汽車業面臨科技革新帶來的衝擊。

廣告

美國汽車之城底特律走向破產的原因就包括,在當地開車生產線的美國汽車工業三巨頭(通用、福特、克萊斯勒),過於依賴傳統汽車製造業,未能即使跟上新技術,在國際原油價格暴跌和經濟蕭條時無法抵抗,同時美國汽車又有耗油高、容易損壞的問題,無法和日系、歐系汽車相比。

以底特律為借鑒,還未實施的第三國產車計劃,應該思考如何自主研發更節能、碳排放更低的新能源汽車,且大馬發展國產車多年,似乎沒有為大馬培養起汽車製造業的研髮型人才,而是不斷使用日系汽車的專利和技術。

馬哈迪曾說過,大馬人民寧可購買進口車,導致普騰他無法成功,那麼可否方向思考為何人民寧願買進口車,也不買普騰?如果繼續帶著過去思維復製當年普騰模式,相信第三國產車之路也只是重蹈覆轍。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