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博夫

广告

双溪坎迪斯败选,巫统激动了一下。平静號经过复杂的国家谈判,也回国了,巫统再震动一下。纳吉被控洗黑钱案,巫统开始有异议出现,阵痛来了。財政部长林冠英在国会拋出震撼弹,180亿消费税退款被「打劫」(后来指出实为192亿),巫统纳吉开始切割了!

首先双溪坎迪斯补选,巫统是再次被打败,也得不到伊党的选票支持。反而看到希盟公正党得票率增加,这场有纳吉竞选的补选,让巫统真正意识到纳吉是负担。策略上巫统以为抱住种族及宗教课题再联合伊党,就能与希盟拼的策略失算。

平静號回航大马,这流动的证据回国,是国际媒体关注的课题。马来西亚、印尼及美国各方的谈判成功,大马最后领回这证据,不是一件小事。

过后就是纳吉再次被控洗黑钱,与之前被提控的案件相同,指控纳吉接收来自多家公司的巨款。平静號被说是刘特佐使用一马公司款项购买的,这间中会否有关联?现在纳吉被指控洗黑钱,这巨款怎么得来?而纳吉事后怎么处理?

纳吉是「党包袱」

连纳吉代表律师沙菲益也怀疑,为何平静號一回国纳吉就被提控洗黑钱?难道这是巧合?说明平静號的归来,是一种希盟政府对纳吉的一个心理打击,坚决落实法治处理一马发展公司弊案。人民会將平静號与纳吉一起联想?若是巧合,还真巧妙的將两起事件联在一起。

广告

巫统在纳吉被控洗黑钱案后,也开始急了,多位巫统议员开始希望党与纳吉切割。罕见的连纳吉也说这是自己的清白,不关巫统的事,但行动上,纳吉依然是巫统党员及巫统区部主席。

財政部长林冠英在国会拋出消费税被「打枪」,不只震撼朝野政党,也暴露出巫统的担忧。凯里率先报案要求开档彻查,多名前朝政府官员及部长也出来说话,但就是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这消失的巨款,目前在哪里?

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认为纳吉是「党包袱」,其实这就是放纳吉在外的「好处」,人民一直不忿,为何还不对付涉及者?

从509大选国阵落败、补选竞选失算、平静號回国事件及巫统维护纳吉的作为,都是纳吉这负能量在耗著巫统国阵的力量。这种负能量在敌方,不是对希盟马来政党的发展空间更有利?所以急什么?

当然法律讲究证据,查寻证据不易也耗时,所以纳吉未来处境,也与政府查案进展有关。一马发展公司弊案就算由纳吉承担,但挪用公款,消费税退款消失则是前朝政府的弊案,只要是內阁成员,都可能知道或涉及。所以巫统赶紧要与纳吉切割,估计是这原因,然而就是缺钱才实行消费税,若將这税务拿来还债,前朝政府根本躲不了。

短时间內,巫统与伊党的合作是领导的一厢情愿,巫统过不了伊党的顽固,伊党也跨不过巫统的利益,509前夕,巫统地方基层也已经不听党中央指挥,还有伊党的基层不受党领导控制了,双溪坎迪斯补选看到这跡象。

对前朝种种弊案,巫统就算与纳吉切割,巫统也脱离不了干係,不管是知道没动作,还是知道有动作,都有责任。希盟100天宣言,对付政敌、依法追究这点做的最出色!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