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鄭博夫

廣告

雙溪坎迪斯敗選,巫統激動了一下。平靜號經過複雜的國家談判,也回國了,巫統再震動一下。納吉被控洗黑錢案,巫統開始有異議出現,陣痛來了。財政部長林冠英在國會拋出震撼彈,180億消費稅退款被「打劫」(後來指出實為192億),巫統納吉開始切割了!

首先雙溪坎迪斯補選,巫統是再次被打敗,也得不到伊黨的選票支持。反而看到希盟公正黨得票率增加,這場有納吉競選的補選,讓巫統真正意識到納吉是負擔。策略上巫統以為抱住種族及宗教課題再聯合伊黨,就能與希盟拼的策略失算。

平靜號回航大馬,這流動的證據回國,是國際媒體關注的課題。馬來西亞、印尼及美國各方的談判成功,大馬最後領回這證據,不是一件小事。

過後就是納吉再次被控洗黑錢,與之前被提控的案件相同,指控納吉接收來自多家公司的巨款。平靜號被說是劉特佐使用一馬公司款項購買的,這間中會否有關聯?現在納吉被指控洗黑錢,這巨款怎麼得來?而納吉事後怎麼處理?

納吉是「黨包袱」

連納吉代表律師沙菲益也懷疑,為何平靜號一回國納吉就被提控洗黑錢?難道這是巧合?說明平靜號的歸來,是一種希盟政府對納吉的一個心理打擊,堅決落實法治處理一馬發展公司弊案。人民會將平靜號與納吉一起聯想?若是巧合,還真巧妙的將兩起事件聯在一起。

廣告

巫統在納吉被控洗黑錢案後,也開始急了,多位巫統議員開始希望黨與納吉切割。罕見的連納吉也說這是自己的清白,不關巫統的事,但行動上,納吉依然是巫統黨員及巫統區部主席。

財政部長林冠英在國會拋出消費稅被「打槍」,不只震撼朝野政黨,也暴露出巫統的擔憂。凱里率先報案要求開檔徹查,多名前朝政府官員及部長也出來說話,但就是沒有實際的證據證明,這消失的巨款,目前在哪裡?

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認為納吉是「黨包袱」,其實這就是放納吉在外的「好處」,人民一直不忿,為何還不對付涉及者?

從509大選國陣落敗、補選競選失算、平靜號回國事件及巫統維護納吉的作為,都是納吉這負能量在耗著巫統國陣的力量。這種負能量在敵方,不是對希盟馬來政黨的發展空間更有利?所以急什麼?

當然法律講究證據,查尋證據不易也耗時,所以納吉未來處境,也與政府查案進展有關。一馬發展公司弊案就算由納吉承擔,但挪用公款,消費稅退款消失則是前朝政府的弊案,只要是內閣成員,都可能知道或涉及。所以巫統趕緊要與納吉切割,估計是這原因,然而就是缺錢才實行消費稅,若將這稅務拿來還債,前朝政府根本躲不了。

短時間內,巫統與伊黨的合作是領導的一廂情願,巫統過不了伊黨的頑固,伊黨也跨不過巫統的利益,509前夕,巫統地方基層也已經不聽黨中央指揮,還有伊黨的基層不受黨領導控制了,雙溪坎迪斯補選看到這跡象。

對前朝種種弊案,巫統就算與納吉切割,巫統也脫離不了干係,不管是知道沒動作,還是知道有動作,都有責任。希盟100天宣言,對付政敵、依法追究這點做的最出色!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