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7日讯)隨著大马次季国內生產总值(GDP)成长放缓至4.5%,写下1年半最慢增速,也低于市场预期的5.2%成长,市场人士认为,这將进一步衝击令吉匯率的走势。

广告

今天美元兑区域主要货幣走软,但是兑令吉却走强至4.1060令吉,归咎于国家银行中午公布的次季经济成长弱于预期。

令吉兑美元匯率连跌9週,写下3年来最长的记录;不过,令吉在尾盘收復失地,截至下午5时报4.1048令吉兑1美元。

与此同时,野村证券经济学家认为,他对大马GDP的全年预测面临下行风险,同时也预期国行今年和明年將维持隔夜政策利率在3.25%。

全年GDP预测或下行

该经济学家表示,次季GDP成长比市场预期的5.2%低,但接近他所预测的4.7%成长。

他认为,私人消费难以抵消政府显著削减开销和取消消费税所造成的收入缺口,因此他对2018年的5.1%GDP成长预测面临下行风险,该预测已经低于市场预测的5.3%,但接近国行下修后的5%成长。

广告

另一方面,瑞穗银行经济学家多田出健太(Kenta Tadaide)指出,次季弱于预期的经济成长表现將限制令吉升值的空间。

今天,大部份亚洲货幣兑美元走强,除了令吉。

无论如何,他接受《彭博社》电访时称,单看一个季度的表现,很难预测大马经济是否正在转弱,所以將会密切关注每月公布的经济数据来判断未来的走势。

他举例说,大马7月份的日经製造业採购经理人(PMI)指数虽然还是低于50点,但已连续2个月回升,因此不排除第3季GDP復甦的可能性。

此外,联昌国际银行財政策略主管蔡雷(译音)表示,落后预期的次季经济成长对令吉走势不利。

修订外匯管控条例正面

不过,他正面看待国行今天宣布修订外匯管控条例,儘管该修订对令吉短期影响有限。

RBC资本市场亚洲外匯策略主管郑舒(译音)则指出,从外围流动性角度而言,印尼盾、印度卢比以及令吉最为脆弱。

她说,许多坏消息的衝击已经反映在印尼盾及印度卢比,但令吉可能还有更大的下跌空间。

相对来说,印尼盾比印度卢比更易受到外围波动影响,而由於大马近年逐渐转为净石油进口国,因此过去5年来变得越来越容易受外围波动的影响。

郑舒也指出,土耳其里拉崩跌危机確实引发亚洲市场的担忧,但投资者风险胃口转弱、美元流动性收窄以及中国经济成长放缓对亚洲来说风险更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