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骆清忠

广告

打着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旗帜的希盟在大选中推翻了奉行单元文化和种族同化政策的国阵政权,在普天同庆及人民寄于厚望中组织了新政府。人民以为大马将永远告别单元文化及种族同化的暴政。但这百日的事态发展让国人日渐担忧了起来,并感觉到一个多姿多采、共存共荣的多元民族和多元文化的大马好像还是一个遥远的梦。

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张维为教授通过政治、社会、资本这三股力量的对比,界定一个国家的发展趋势及前景。美国是一个以超强资本力量控制社会力量和政治力量的国家。因此二、三十个最富有的美国人可左右白宫的政策;欧洲强大的福利型社会力量控制了政治和资本力量,终造成缺乏活力的债务经济。

中国立国之初的政治力量压倒一切,终引来了大跃进、大炼钢及文革的悲剧。改革开放后渐形成的资本力量及随之而来以庞大的中产阶级为主导的社会力量。但这二股新生力量并没有如西方的历史终结论学者所断定地使中国选择西方的政治模式。

以特权来打压他族

这二股新生力量是理性地接受共产党这个中性及偏强的政治力量及其「选拔+选举」(西方只有选举)的选贤任能的领导。使这三股力量能通过「三合一」的动态平衡和有机配合形成了一个强调稳定及民心(相对于西方的民意)并能快速反应、当机立断的高效率良政,为中国带来了在这四十年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快速的崛起!

其实这种执政模式在本质上是数千年来中国儒家中性偏强的举贤及科考选贤任能政治体系的延续。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政治体制在新世局下以新形式的必然复兴。

广告

大马在立国之初,杂乱的政治力量和主要操控在政治意识不高的华人手中的资本力量,就被社会中强大的马来民族的单元文化及种族同化力量趁机掌控。因此国阵政府几十年来都高举马来人特权的大棒在经济上打压其他族群,在文教上以巫语官方地位及国民团结为借口行使文化同化政策。

这政权最终在强大金钱诱惑下走向极端的腐败,使国家陷入以兆计的债务泥坑。虽然希盟在大选中声嘶力歇地高喊消除腐败及崇尚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宣言,但执政后虽在消除腐贪上展示了一定的决心,然在文教课题上却在单元文化集团的压力下开始软了脚,忧柔寡断和举棋不定。

在这种情况下华社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抗同化胥视文化底蕴

新政府是我们选出来的,我们是该给它一些时间去理出个头绪和找回丢失的指南针。我们也可以相信新政府总该会比腐败到极点的前朝政权好得多。

但是,居安思危,假如希盟政府在民族关系的课题上摆脱不了单元文化极端集团的压力而选择走回国阵的老路,这个国家就没了指望。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站在怎么样的制高点去看清前路?

想了很久,我最终认为这制高点是:大马华人,你要自信!

不错,这句话的灵感是来自张维为教授的名著《中国人,你要自信!》。

这两者又有什么关系?有,而且很密切!这密切的关糸就是大马华人与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大家的血管里都流动著一条黄河、一条长江!

一个民族是这个民族血缘和文化组成的共同体。没了民族文化就没了根,其民族存在实质和意义也没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也如闽南人的一句俗语:软士深挖。意思是土软就会被深挖。同理,越不扎实的文化底蕴抗拒同化的能力就越弱。回顾华教二百年的历史,特别是立国后61年华教能生存下来靠的不是当政者的仁慈,而是大马华裔血管里流动著的那条黄河,那条长江!这黄河和长江孕育出来的五千年扎实的文化底蕴给了我们的力量、勇气和决心。

8月5日吴建成校长在《东方日报》发表了一篇非常精辟的《敞开胸襟迎新纪元》文章。在文章结束前他提出了华社应谨慎办好的三件事:1,推动民间的民族交流,促进民族谅解,加强民族互信,实现民族团结。通过求同存异、民主协商方式处理民族文化教育分岐;2,支持,促进官民沟通与对话,低调处理民族文教课题,避免激化盟党内部矛盾,协助缓和有关矛盾,积极支持国民经济复兴,加强社会的安定;3,有效地扮演桥梁角色,支持希盟政府发展对华良好关系,协助恢复及发展马中政、经、文、教领域之合作。

自信如石松屹立

这是三件非常务实及具有纲领性的工作。但要做好这些工作,我们应有强大的精神毅力和信心。这毅力和信心就是我们坚强的文化自信。

中华文化通过几千年的海纳百川,集国内外文化有益元素,终在有容仍大中形成一个远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文化。这文化扎实的内涵形成了经得起时间长河冲洗的生命力,并成为人类仅存的不断层的古文明。

这古文明以其贵和持中、天人合一、重礼崇德、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等文化基本精神来增我民族之识、益我民族之智、启我民族之思、壮我民族之气,终使我们民族虽在百难中能像黄山上的石松,仅以汲取掉入石缝中那微量尘埃和水分为养分就能生存下来,且能以根部那微量的分泌体,一点一滴溶裂坚硬的岩石,并以两倍树高的长度,把根深深地扎进岩石中,使树身在悬崖峭壁上,无畏狂风暴雨,傲然屹立于天地之间。

这傲然屹立于天地之间的石松就是炎黄子孙的自信,也是大马华人的自信!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