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駱清忠

廣告

打著多元種族和多元文化旗幟的希盟在大選中推翻了奉行單元文化和種族同化政策的國陣政權,在普天同慶及人民寄於厚望中組織了新政府。人民以為大馬將永遠告別單元文化及種族同化的暴政。但這百日的事態發展讓國人日漸擔憂了起來,並感覺到一個多姿多采、共存共榮的多元民族和多元文化的大馬好像還是一個遙遠的夢。

復旦大學中國發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張維為教授通過政治、社會、資本這三股力量的對比,界定一個國家的發展趨勢及前景。美國是一個以超強資本力量控制社會力量和政治力量的國家。因此二、三十個最富有的美國人可左右白宮的政策;歐洲強大的福利型社會力量控制了政治和資本力量,終造成缺乏活力的債務經濟。

中國立國之初的政治力量壓倒一切,終引來了大躍進、大鍊鋼及文革的悲劇。改革開放後漸形成的資本力量及隨之而來以龐大的中產階級為主導的社會力量。但這二股新生力量並沒有如西方的歷史終結論學者所斷定地使中國選擇西方的政治模式。

以特權來打壓他族

這二股新生力量是理性地接受共產黨這個中性及偏強的政治力量及其「選拔+選舉」(西方只有選舉)的選賢任能的領導。使這三股力量能通過「三合一」的動態平衡和有機配合形成了一個強調穩定及民心(相對於西方的民意)並能快速反應、當機立斷的高效率良政,為中國帶來了在這四十年人類歷史上前所未見的快速的崛起!

其實這種執政模式在本質上是數千年來中國儒家中性偏強的舉賢及科考選賢任能政治體系的延續。是一種傳統文化與政治體制在新世局下以新形式的必然復興。

廣告

大馬在立國之初,雜亂的政治力量和主要操控在政治意識不高的華人手中的資本力量,就被社會中強大的馬來民族的單元文化及種族同化力量趁機掌控。因此國陣政府幾十年來都高舉馬來人特權的大棒在經濟上打壓其他族群,在文教上以巫語官方地位及國民團結為藉口行使文化同化政策。

這政權最終在強大金錢誘惑下走向極端的腐敗,使國家陷入以兆計的債務泥坑。雖然希盟在大選中聲嘶力歇地高喊消除腐敗及崇尚多元種族和多元文化的宣言,但執政後雖在消除腐貪上展示了一定的決心,然在文教課題上卻在單元文化集團的壓力下開始軟了腳,憂柔寡斷和舉棋不定。

在這種情況下華社能做什麼,該做什麼?

抗同化胥視文化底蘊

新政府是我們選出來的,我們是該給它一些時間去理出個頭緒和找回丟失的指南針。我們也可以相信新政府總該會比腐敗到極點的前朝政權好得多。

但是,居安思危,假如希盟政府在民族關係的課題上擺脫不了單元文化極端集團的壓力而選擇走回國陣的老路,這個國家就沒了指望。那我們該怎麼辦?我們該站在怎麼樣的制高點去看清前路?

想了很久,我最終認為這制高點是:大馬華人,你要自信!

不錯,這句話的靈感是來自張維為教授的名著《中國人,你要自信!》。

這兩者又有什麼關係?有,而且很密切!這密切的關糸就是大馬華人與中國人都是炎黃子孫,大家的血管里都流動著一條黃河、一條長江!

一個民族是這個民族血緣和文化組成的共同體。沒了民族文化就沒了根,其民族存在實質和意義也沒了。

打鐵還需自身硬。這也如閩南人的一句俗語:軟士深挖。意思是土軟就會被深挖。同理,越不紮實的文化底蘊抗拒同化的能力就越弱。回顧華教二百年的歷史,特別是立國後61年華教能生存下來靠的不是當政者的仁慈,而是大馬華裔血管里流動著的那條黃河,那條長江!這黃河和長江孕育出來的五千年紮實的文化底蘊給了我們的力量、勇氣和決心。

8月5日吳建成校長在《東方日報》發表了一篇非常精闢的《敞開胸襟迎新紀元》文章。在文章結束前他提出了華社應謹慎辦好的三件事:1,推動民間的民族交流,促進民族諒解,加強民族互信,實現民族團結。通過求同存異、民主協商方式處理民族文化教育分岐;2,支持,促進官民溝通與對話,低調處理民族文教課題,避免激化盟黨內部矛盾,協助緩和有關矛盾,積極支持國民經濟復興,加強社會的安定;3,有效地扮演橋樑角色,支持希盟政府發展對華良好關係,協助恢復及發展馬中政、經、文、教領域之合作。

自信如石松屹立

這是三件非常務實及具有綱領性的工作。但要做好這些工作,我們應有強大的精神毅力和信心。這毅力和信心就是我們堅強的文化自信。

中華文化通過幾千年的海納百川,集國內外文化有益元素,終在有容仍大中形成一個遠遠流長、博大精深的文化。這文化紮實的內涵形成了經得起時間長河沖洗的生命力,並成為人類僅存的不斷層的古文明。

這古文明以其貴和持中、天人合一、重禮崇德、剛健有為、自強不息等文化基本精神來增我民族之識、益我民族之智、啟我民族之思、壯我民族之氣,終使我們民族雖在百難中能像黃山上的石松,僅以汲取掉入石縫中那微量塵埃和水分為養分就能生存下來,且能以根部那微量的分泌體,一點一滴溶裂堅硬的岩石,並以兩倍樹高的長度,把根深深地扎進岩石中,使樹身在懸崖峭壁上,無畏狂風暴雨,傲然屹立於天地之間。

這傲然屹立於天地之間的石松就是炎黃子孫的自信,也是大馬華人的自信!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