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数据来看,土耳其危机照说不应造成全球股匯如此动盪,但它依旧发生了。《CNBC》分析,在这次动盪中,多数市场都成为输家,但也有贏家。

广告

纯就数据而言,土耳其经济在全球的占比不到1%,即使外界认为曝险最高的西班牙银行业,他们的土耳其资產也只佔总资產的4.5%。券商骏利亨德森投资(Janus Henderson Investors)投资组合经理萨杜拉(Sat Duhra)说:「从数据上我完全不担忧,我认为它对对信心造成的影响才是更重要的。」

萨杜拉指出,国际贸易纠纷不断升级、美国继续升息的前景,以及新兴市场经济成长已渐疲软的事实,原本就让投资人感到焦虑。因此,才让土耳其货幣危机起了「火上加油」的作用。

【输家:新兴市场】

包括土耳其在內的新兴经济体,很自然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受土耳其金融危机蔓延的担忧,投资人急速撤离新兴市场,特別是那些「体质」不佳,外债占比偏高的国家,造成印度卢比、阿根廷披索等货幣都在上週跌至歷史低点。巴西及南非也因为经常账户赤字庞大,引发市场忧心。

【输家:银行业】

广告

儘管美国、欧洲与日本,在土耳其的金融系统的曝险有限,土国危机还是重创了3个市场的金融股。欧洲银行股中,在土耳其设有分行的西班牙毕尔巴鄂比斯开银行(BBVA)与意大利裕信银行,分別下跌了3.3%和4.6%。

土耳其总外债原本就偏高,里拉大贬后无疑再重创还债能力。Oxford Economics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朱克(Nafez Zouk)表示,如果只针对现在,其实状况还好,但再拖个9-12个月,银行业就会变成最脆弱的一环。

【贏家:美元】

虽然特朗普不愿看到美元过强,不过在土耳其发生金融危机同时,美元的升值,在联储局预定升息的背景下变得更多。美元指数直逼97,原本偿还美元债券就已困难的新兴国家,因此还款变得难上加难。

【贏家:欧盟与土耳其关係】

土耳其一直想加入欧盟,但厄多安独裁作风,与库尔德族群问题,都成为阻碍。

不过,在特朗普总统导入关税议题之后,欧盟与土耳其出现了共同敌人--美国。

Eurasia集团发佈报告认为,这为土耳其与欧盟国家之间的关係升温带来了机会。

针对有关德国经济部长彼得奥卖尔(Peter Altmaier)批评特朗普向土耳其课税的报导,Eurasia集团认为,土耳其財政与金融部长奥巴拉克(Berat Albayrak)做出积极回应。这意味著欧盟与土耳其的关係有机会解冻。

【对美国的影响】

对於美国人来说,如果欧洲的银行遭受损失,它可能会损害欧元区经济,也会侵蚀美国跨国公司的利润。

由於强劲的经济,美国现在被视为避风港,这可能意味著更多资金流向美国,提高资產价格。

Northern信托財富管理首席投资员洁洁蒂尼森(Katie Nixon)认为,在美元继续强势之下,规避风险的投资人,可能將现金流向美国政府公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