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麦翔

广告

华文教育与统考问题兜了一个「怪圈」,又回到原点——509新政府竟卡在巫统国阵长达61年的单元种族主义上,选民不禁要问:为什么?问题出在哪里?

笔者认为,问题在希盟没有將得来不易的革新的契机落实到位,是主因。我相信,如果真的(不是假的)以「509新精神」掛帅,绝无解决不了的问题。

一,大家的事大家同心协力来做——从现实看509既是三大民族合力贏来的,就应大家商量一一落实民心民意。

別忘了95%的华族选民、35%-40%马来选民,70%印族选民一致投票拥戴希盟上台之举。说什么都好,现在是百废待兴,重建国家的时刻,把构成509海啸不可或缺的「非马来族」的问题——华印教育问题、统考问题给排除在外,不是有点「鸟尽弓藏」的味道吗?

希盟旧酒装新瓶?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在为林冠英发出財政部华文文告辩解时指出:「这就像看电影的中文字幕一样,华文文告合乎多元社会互相交流、互相瞭解的需要,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简单通俗,道理至明,希盟诸公为什么不「退一步海阔天空」呢?华教一再重复接受SPM马来文优等条件,可教育部长却一再挥舞「马来语国语地位受威胁」的大棒,不停地秀「唐吉訶德挥棒大战风车」的闹剧?

广告

二,废除傀儡巫统的媚外传统——再来看歷史事实。判华教和统考「死刑」的,不是別人,正是昔日骑在人民头上的英殖民者,是继承英殖民者土著、国语、宗教特权政策的巫统官僚之所为。巫统连同它的种族主义已被509所唾弃,英/巫统分裂民族的「特权论」已经被否定,希盟难道还要「新瓶装旧酒」开倒车?这岂不自打嘴巴,否定希盟大选承诺?岂不与自己一手打到的巫统同流合污吗?

学术界有云:「否认歷史,就等於背叛人民」。《水滸传》是华族四大歷史名著之一,我国学者已將之译成马来文,风行於世,说的是「聚义造反的领袖宋江」的故事。这位宋先生只杀贪官,却归顺產生贪官的封建皇朝,结果替朝廷去剿灭別的起义军去了,做了帮凶。这就是背叛,是「背叛」最好的註脚。这里且声明,別误会,笔者借宋江的故事说明歷史的重要性,是背叛不得的,是扭曲不得的,是漠视不得的,非指今日希盟就是宋江也。

三,奉行「科技、英语、德行」教育——教育部长马智礼宣称,新政府决议革新教育为「科技、英语、德行」的教育。殊不知华教早在战前已经是样做了的,直至今日依然如此。华校数理化著称,纪律严明,各民族家长有口皆碑,歷届教育部长皆无法否认事实。

独立前后,华教自动自发的实行「马来亚化」,將课程大纲本地化,將马来语英语规定为华校必修必考的科目之一。今日的华校中小学三语兼修,是真正的多元学校,数理突出,纪律德行优越,完全切合国情所需。难怪今日有近20%的马来友族和其他友族的子弟慕名而来,自动送其子弟到华小就读,独中也有不少友族学生。

广泛非华族家长深知,华校不但水准高,纪律好,而且升学就业出路广。几十年来,政府语文出版局对华小与独中的马来文水平密切跟进,承认华教的马来水平不会比国民学校低;歷史课纲视野广阔,比国中更切合实际。马智礼大约新官上任,对华教实情知之不多,才有拾巫统牙慧之嫌吧?

开启多元民主时代

四,华马两族思想同源,何来「威胁」之有?——华马两族皆有反帝反殖民和民主主义思想传统。这个传统,相信年轻的马智礼不懂,就算马哈迪、安华等高层「老雀」也未必瞭然於心;即使明瞭却不愿宣之於口。

歷史事实证明,20世纪初,伟大的世界民主主义革命先驱孙中山给华社送来三民主义,点燃了华族除旧(封建)布新(工商化)的转折。30年后,1938年,高举反英、独立旗帜的「马来青年同盟」成立,继承印尼苏卡诺源自孙中山三民主义制定的民族主义哲学「纳沙共」。

当年的霹雳丹绒马林师训学院的领袖依布拉欣耶谷改「纳沙共」为马来亚的「纳沙社」(民族主义、宗教主义、社会主义),创立了马来青年同盟,也走上工商化的大道,与抗日军联手抗击日本侵略。战后,马来亚马来民族党(又译马来国民党)沿著马青盟的道路,同华印族居多的「泛马行动委员会」结成反英独立同盟,遭到沦为英人傀儡的「联盟」(华马印三族的上层分子)所阻挡,媚外的巫统种族主义者当道。但真正多元团结的民主运动一直暗流汹涌,连续不断,至今不息。509是这一运动的延续。

五,马来民族快速赶上,並非铁板一块——马来民族歷史演进比较慢,但决非铁板一块,特別是1980年代中期之后。回溯歷史,战前马来抗英农民运动连绵不断,战后至独立,有巴哈鲁丁医生、布斯达曼先辈与华印族联手组成的社阵,进行抗英及其帮凶巫统种族主义的议会与武装斗爭,进步足跡清晰可见。

最近十年,雪州檳州两个希盟政府一马当先,承认统考文凭,吸纳独中生进入政府大学与政府公务员。正因为这些进步开放的措施,两州政府活力十足,构成509海啸的重要因素之一。统考破坏民族团结,是荒天下之大唐!

509打开了马来西亚从单元种族主义转入多元团结民主时期的「窗口」,是善於领导者促进进步、提升国家素质的不可多得契机。歷史运动总是向上的,希盟政府的施政也应该处处时时事事比巫统进步,才能巩固自己,长久执政。509非一般的转折点,它不但要求消除贪污腐败,更重要的是要求剷除或革新產生贪污的机制和思想根源。

改善体制决心不够

「政治高度集中,造成財富高度集中」是贪腐的根源,消除贪腐必须反其道而行之,旧朝的首相无所不包的庞大首相署,將首相变成控制整个政府的「太上皇」。新朝必须坚决吸取教训,削减首相权利和政府机构、法定机构首长的「一言堂」现象。

新政百天,民间忧虑与不满之声已开始上升,我们不得不明言相告:马哈迪政府当前停留在反贪腐的初步阶段,对於跨前一步,进入改善国家体制和思想领域的决心不够,徘徊不前。形势比人强,纳吉涉及贪腐案风潮一旦结束,国家架构、思想提升就会提上日程,希盟真正的考验就到来了。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希盟决策层宜做好准备,抓住稍纵即逝的「窗口期」,加强决心,不失时机地迎接新朝施政的第二阶段的到来(统考已提前出现),深入贯彻「509精神」(真正多元、平等、民主、连接、高效),听取和引领民意,而不是以消极妥协来换取保住政权,形同饮鴆止渴。当今国际上「大变动、大调整」之风盛吹,我国乘势迈步前进,此正其时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