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麥翔

廣告

華文教育與統考問題兜了一個「怪圈」,又回到原點——509新政府竟卡在巫統國陣長達61年的單元種族主義上,選民不禁要問:為什麼?問題出在哪裡?

筆者認為,問題在希盟沒有將得來不易的革新的契機落實到位,是主因。我相信,如果真的(不是假的)以「509新精神」掛帥,絕無解決不了的問題。

一,大家的事大家同心協力來做——從現實看509既是三大民族合力贏來的,就應大家商量一一落實民心民意。

別忘了95%的華族選民、35%-40%馬來選民,70%印族選民一致投票擁戴希盟上台之舉。說什麼都好,現在是百廢待興,重建國家的時刻,把構成509海嘯不可或缺的「非馬來族」的問題——華印教育問題、統考問題給排除在外,不是有點「鳥盡弓藏」的味道嗎?

希盟舊酒裝新瓶?

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在為林冠英發出財政部華文文告辯解時指出:「這就像看電影的中文字幕一樣,華文文告合乎多元社會互相交流、互相瞭解的需要,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簡單通俗,道理至明,希盟諸公為什麼不「退一步海闊天空」呢?華教一再重複接受SPM馬來文優等條件,可教育部長卻一再揮舞「馬來語國語地位受威脅」的大棒,不停地秀「唐吉訶德揮棒大戰風車」的鬧劇?

廣告

二,廢除傀儡巫統的媚外傳統——再來看歷史事實。判華教和統考「死刑」的,不是別人,正是昔日騎在人民頭上的英殖民者,是繼承英殖民者土著、國語、宗教特權政策的巫統官僚之所為。巫統連同它的種族主義已被509所唾棄,英/巫統分裂民族的「特權論」已經被否定,希盟難道還要「新瓶裝舊酒」開倒車?這豈不自打嘴巴,否定希盟大選承諾?豈不與自己一手打到的巫統同流合污嗎?

學術界有云:「否認歷史,就等於背叛人民」。《水滸傳》是華族四大歷史名著之一,我國學者已將之譯成馬來文,風行於世,說的是「聚義造反的領袖宋江」的故事。這位宋先生只殺貪官,卻歸順產生貪官的封建皇朝,結果替朝廷去剿滅別的起義軍去了,做了幫凶。這就是背叛,是「背叛」最好的註腳。這裡且聲明,別誤會,筆者借宋江的故事說明歷史的重要性,是背叛不得的,是扭曲不得的,是漠視不得的,非指今日希盟就是宋江也。

三,奉行「科技、英語、德行」教育——教育部長馬智禮宣稱,新政府決議革新教育為「科技、英語、德行」的教育。殊不知華教早在戰前已經是樣做了的,直至今日依然如此。華校數理化著稱,紀律嚴明,各民族家長有口皆碑,歷屆教育部長皆無法否認事實。

獨立前後,華教自動自發的實行「馬來亞化」,將課程大綱本地化,將馬來語英語規定為華校必修必考的科目之一。今日的華校中小學三語兼修,是真正的多元學校,數理突出,紀律德行優越,完全切合國情所需。難怪今日有近20%的馬來友族和其他友族的子弟慕名而來,自動送其子弟到華小就讀,獨中也有不少友族學生。

廣泛非華族家長深知,華校不但水準高,紀律好,而且升學就業出路廣。幾十年來,政府語文出版局對華小與獨中的馬來文水平密切跟進,承認華教的馬來水平不會比國民學校低;歷史課綱視野廣闊,比國中更切合實際。馬智禮大約新官上任,對華教實情知之不多,才有拾巫統牙慧之嫌吧?

開啟多元民主時代

四,華馬兩族思想同源,何來「威脅」之有?——華馬兩族皆有反帝反殖民和民主主義思想傳統。這個傳統,相信年輕的馬智禮不懂,就算馬哈迪、安華等高層「老雀」也未必瞭然於心;即使明瞭卻不願宣之於口。

歷史事實證明,20世紀初,偉大的世界民主主義革命先驅孫中山給華社送來三民主義,點燃了華族除舊(封建)布新(工商化)的轉折。30年後,1938年,高舉反英、獨立旗幟的「馬來青年同盟」成立,繼承印尼蘇卡諾源自孫中山三民主義制定的民族主義哲學「納沙共」。

當年的霹靂丹絨馬林師訓學院的領袖依布拉欣耶谷改「納沙共」為馬來亞的「納沙社」(民族主義、宗教主義、社會主義),創立了馬來青年同盟,也走上工商化的大道,與抗日軍聯手抗擊日本侵略。戰後,馬來亞馬來民族黨(又譯馬來國民黨)沿著馬青盟的道路,同華印族居多的「泛馬行動委員會」結成反英獨立同盟,遭到淪為英人傀儡的「聯盟」(華馬印三族的上層分子)所阻擋,媚外的巫統種族主義者當道。但真正多元團結的民主運動一直暗流洶湧,連續不斷,至今不息。509是這一運動的延續。

五,馬來民族快速趕上,並非鐵板一塊——馬來民族歷史演進比較慢,但決非鐵板一塊,特別是1980年代中期之後。回溯歷史,戰前馬來抗英農民運動連綿不斷,戰後至獨立,有巴哈魯丁醫生、布斯達曼先輩與華印族聯手組成的社陣,進行抗英及其幫凶巫統種族主義的議會與武裝斗爭,進步足跡清晰可見。

最近十年,雪州檳州兩個希盟政府一馬當先,承認統考文憑,吸納獨中生進入政府大學與政府公務員。正因為這些進步開放的措施,兩州政府活力十足,構成509海嘯的重要因素之一。統考破壞民族團結,是荒天下之大唐!

509打開了馬來西亞從單元種族主義轉入多元團結民主時期的「窗口」,是善於領導者促進進步、提升國家素質的不可多得契機。歷史運動總是向上的,希盟政府的施政也應該處處時時事事比巫統進步,才能鞏固自己,長久執政。509非一般的轉折點,它不但要求消除貪污腐敗,更重要的是要求剷除或革新產生貪污的機制和思想根源。

改善體制決心不夠

「政治高度集中,造成財富高度集中」是貪腐的根源,消除貪腐必須反其道而行之,舊朝的首相無所不包的龐大首相署,將首相變成控制整個政府的「太上皇」。新朝必須堅決吸取教訓,削減首相權利和政府機構、法定機構首長的「一言堂」現象。

新政百天,民間憂慮與不滿之聲已開始上升,我們不得不明言相告:馬哈迪政府當前停留在反貪腐的初步階段,對於跨前一步,進入改善國家體制和思想領域的決心不夠,徘徊不前。形勢比人強,納吉涉及貪腐案風潮一旦結束,國家架構、思想提升就會提上日程,希盟真正的考驗就到來了。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希盟決策層宜做好準備,抓住稍縱即逝的「窗口期」,加強決心,不失時機地迎接新朝施政的第二階段的到來(統考已提前出現),深入貫徹「509精神」(真正多元、平等、民主、連接、高效),聽取和引領民意,而不是以消極妥協來換取保住政權,形同飲鴆止渴。當今國際上「大變動、大調整」之風盛吹,我國乘勢邁步前進,此正其時也。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