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丽丝说,自己微薄的薪水实在无法偿还丈夫欠下的赌债,希望大耳窿们能放她与家人一马。

(新山21日讯)北干那那一名华裔男子竟偷走妻子名下的屋契抵押给大耳窿,欠下60万令吉高利贷,妻子不堪丈夫死性不改,决定与丈夫脱离关係。

广告

事主黄丽丝(45岁)指出,与48岁的丈夫陈金弟结婚20多年,丈夫一直有赌博的恶习,每次输钱后都会向大耳窿借钱,20多年来已陆续为他偿还了约8万令吉的借款。

她说,丈夫曾用长女的名字註册了一家业务公司,约几个月前听闻丈夫到处向人借钱后,觉得事情不对劲,因此在一个月前翻找相关文件准备关闭该公司,与丈夫撇清关係。惟在寻找公司的相关文件时,却惊觉自己的地契不翼而飞。

「我马上打电话给丈夫,他说已把地契拿去抵押给大耳窿,借了60万令吉,每个月需摊还的利息高达4000令吉。」

她表示,丈夫称自己没有顏面再回来面对家人,也没有钱可偿还债务,至今下落不明。

她今早在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的协助下,在北干那那州议员服务中心召开的记者会上,要求登报与丈夫脱离关係。

黄丽丝称,丈夫一直以来都有赌博和借高利贷的陋习,虽十年前曾试过戒赌六七年,但大约3年前网络赌博开始盛行后,丈夫又开始赌博以及借高利贷。

广告

「他在2017年的时候就已经有因为欠大耳窿一万令吉,选择不回来的经验。后来他陆陆续续有回来家里住一两天,我也听说他有慢慢在还这些钱,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岂料,这次竟然偷走屋契去借钱。」

她说,自己只是一名工厂职员,每月所得收入不过2000多令吉,实在没有办法偿还这笔债务。此外,丈夫为了赌博竟偷走其屋契,此举让她对丈夫心灰意冷,因此想彻底与丈夫撇清关係。

「因担心大耳窿上门討债,会影响小儿子,上星期已暂时搬离现在的住所。丈夫过去欠债时,我也曾收到债主的恐嚇电话,家门外也有被大耳窿泼过黑漆。」

她强调,自己再也不想和丈夫牵扯任何关係,也希望所有的债主们能够放过她与孩子。她目前正在寻求法律援助局的帮助,希望能够与丈夫办理离婚手续。

杨敦祥呼吁民眾,千万不要沾染上赌博的恶习,因为这將不止影响一个人,而是整个家庭。另外,他也希望追討债务的债主能够对事不对人,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