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听闻「马哈迪在担任首相期间精於施政」,行动党的领导其实心里都有不同的想法。2014年9月3日刘镇东1.0曾在面子书上贴文〈马哈迪效应〉,他坦言对此不敢苟同:

「因为眼下的国人,仍然在承担马哈迪当年的决策所导致的苦果。例如马哈迪大力推行的国產车计划,全民在公共交通素质低落下,被逼贷款购买价格高企的国產车代步,也让政府承担每年高涨的不具生產性的汽油津贴。」

时局后来虽有所转圜,刘镇东2.0仍坚信如此。收在张玉刚、潘俭伟合编的《马来西亚:重新启航》(吉隆坡:行动党;2018),他在文章〈一马援助金不如良好的经济政策〉说:

「在交通方面,政府该做的不是卖车,而是建设一个低收费、高效率的全国性公交系统,不仅仅是那种让承包商比民眾更受益的巴生谷捷运。买车、以及隨后的维修和汽油,都佔了家庭开支很大的一部分。」

同书另有刘镇东2.0的〈公共交通不只是基础设施〉,重复同样的论述:「拥有汽车的经济成本也很高。城市里的年轻家庭把他们三分之一的收入花费在汽车的分期付款、汽油和维修,因而压缩了原本可用在其他国內经济用途的可支配收入。」(页75)

509之后,执政中央,成为行动党首个借用上议员的后门,宣誓副部长的刘镇东3.0如今看法都大不一样了。对国產车3.0,他信心十足,认为开拓「电子车时代是明智的决定」甚至还可发展电子巴士,带动公共交通系统云云。

广告

此一时,彼一时也。经此扭转,国產(电子)车的概念一下子无限扩大。按照刘镇东3.0的界定,国產巴士也涵盖其中。就是那样,可是,不知何来尖端的资金、尖端的技术、尖端的厂房、尖端的人才?刘镇东1.0和刘镇东2.0恐怕都不懂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