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楊善勇

廣告

聽聞「馬哈迪在擔任首相期間精於施政」,行動黨的領導其實心裡都有不同的想法。2014年9月3日劉鎮東1.0曾在面子書上貼文〈馬哈迪效應〉,他坦言對此不敢苟同:

「因為眼下的國人,仍然在承擔馬哈迪當年的決策所導致的苦果。例如馬哈迪大力推行的國產車計劃,全民在公共交通素質低落下,被逼貸款購買價格高企的國產車代步,也讓政府承擔每年高漲的不具生產性的汽油津貼。」

時局後來雖有所轉圜,劉鎮東2.0仍堅信如此。收在張玉剛、潘儉偉合編的《馬來西亞:重新啟航》(吉隆坡:行動黨;2018),他在文章〈一馬援助金不如良好的經濟政策〉說:

「在交通方面,政府該做的不是賣車,而是建設一個低收費、高效率的全國性公交系統,不僅僅是那種讓承包商比民眾更受益的巴生谷捷運。買車、以及隨後的維修和汽油,都佔了家庭開支很大的一部分。」

同書另有劉鎮東2.0的〈公共交通不只是基礎設施〉,重複同樣的論述:「擁有汽車的經濟成本也很高。城市裡的年輕家庭把他們三分之一的收入花費在汽車的分期付款、汽油和維修,因而壓縮了原本可用在其他國內經濟用途的可支配收入。」(頁75)

509之後,執政中央,成為行動黨首個借用上議員的後門,宣誓副部長的劉鎮東3.0如今看法都大不一樣了。對國產車3.0,他信心十足,認為開拓「電子車時代是明智的決定」甚至還可發展電子巴士,帶動公共交通系統云云。

廣告

此一時,彼一時也。經此扭轉,國產(電子)車的概念一下子無限擴大。按照劉鎮東3.0的界定,國產巴士也涵蓋其中。就是那樣,可是,不知何來尖端的資金、尖端的技術、尖端的廠房、尖端的人才?劉鎮東1.0和劉鎮東2.0恐怕都不懂了。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