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希盟政府的思虑,说来确实高瞻远瞩了。一方面有碍大掌柜手头拮据,准备新征税务,尽量增加国库的收益;另一方面还要鼓励健康的生活方式。因为这样,眼下乃有了「汽水税」(soda tax)的名目了。

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说得再好也没有用,汽水税不会造成B40低收入阶层的负担,「因为他们不需要喝可口可乐」。可是,不知潘俭伟有何确凿的凭借,论证穷人不需要喝可口可乐呢?

也许,国家征税的前提所设想的是,汽水乃是(相对的)奢侈品。一般来说,普通人家都万万消费不起,所以也不常喝。既然这样,一旦开始征收「汽水税」,影响的层面,微乎其微。

万物皆可抽税逻辑

话虽如此,市场的汽水卖价,大家当知,其实和矿泉水也相差无几,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举例言之,320ml罐装可口可乐便宜的卖1.70令吉,矿泉水320ml,一般也从马币一元起卖起。

不论潘俭伟对此有何解说,按照这种逻辑,政府往后抽税自然越是振振有词了。肉骨茶、猪肚汤、六味水、罗汉果,假如B40人家,也不需要;财政部是否也准备加收肉骨茶税、猪肚汤税、六味水税、罗汉果税?

广告

以此类推,还有什么?例如,披萨、热狗、汉堡包,似乎B40也不一定需要;何况,厨房下饭的米都没有了,怎么外卖可能还点这个?所以制定「披萨税」、「热狗税」、「汉堡包税」,也是合理的。

无拉港的纸包鸡?浅见以为,确实相当地昂贵了。甭说B40低收入阶层,两岸的典型大马家庭,大概也不会每餐以纸包鸡配饭。既然这样,潘俭伟不妨向财政部长建议增加一条「纸包鸡税」,经年累月,则必定国家丰收,税税平安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