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鄭博夫

廣告

選舉為了贏,但贏要有方程式。大馬政治現實,不結盟是不可能贏得中央政府,當然第三勢力也是一項選擇,但造王者必需有足夠能力才行,還要看第一及第二陣營勢力如何?所以造王者的角色充滿變數,而且身不由己被兩大陣營影響。

坊間認為伊黨實力強盛,統治兩個州,而且有30%馬來票,但這些力量無法讓伊黨成為中央執政黨。馬哈迪509選前曾講過,連前伊黨選舉主任慕斯達法阿里也說過,過去沒有不結盟贏取中央政權的單一政黨,從選民架構而言,也不會有。

其實509後,伊黨迫切需要非穆斯林票源,因為從全國性政黨淪為區域性政黨已是不爭之實。30%馬來票只是傳統鐵票,但鐵票贏不到任何議席(除了半島東北及吉打內陸)只能自爽。然而在95%票源都在火箭的情況下,伊黨的選擇只有馬華、國大黨這些國陣二線政黨。

伊黨需要非穆斯林票,與馬華國大黨想贏回各自族群的票源是一致的。關鍵是能嗎?馬哈迪在非穆斯林里擁有高民意,獲79%華裔及89%印裔認同,非穆斯林堅定的支持希盟首相,伊黨的動作只是一種別無選擇下的選擇,而且效果如老爺車上山坡,力不從心又吃力不討好。無拉港補選的看頭,是要看伊黨基層是否能投票給馬華?

當然,第二個方式是,伊黨也可以聯合巫統,但伊黨要怎麼跨越吾得利益?巫統又怎麼跨越伊黨的頑固?若兩者聯合能得到70%馬來票,這議席該讓誰出戰?聯合不是問題,分席位才是難處。還有一點,目前民調顯示,巫統勝選的議席大多數來自低收入群體,這是與伊黨相同的「市場」,所以兩黨該如何畫自己的哪一塊餅?從這基礎來推斷,伊黨巫統只能聯合競選,但無法聯盟一對一對抗希盟。

扎希領導的巫統,試圖與伊黨結合來對抗希盟,在雙溪坎迪斯補選吃了一記悶棍,伊黨基層不投票給巫統候選人,這聯合方式依然失敗。

廣告

斯里斯帝亞補選,巫統讓路伊黨,甚至動員為伊黨競選,然而45%非穆斯林票依然能讓希盟候選人輕騎過關。伊黨自能保住509大選時4千多張選票,但公正黨509勝選的多數票接近2萬張,就算巫統接近一萬張票全部轉向伊黨,還差很大距離。

凱里路線難實現

所以這場補選,主要看巫統基層能否改投伊黨?但政治上,領導及基層的意願分歧是自然的,特別是時常轉換的策略,讓基層反應不來。而伊黨還有一個隱憂,過去雙溪坎迪斯補選伊黨基層不投巫統,現在巫統基層是否以同樣手法「應對」這場補選?

第三個方式,巫統伊黨各自各路,這可以稱為凱里路線。前巫青團長凱里曾經建議巫統開放黨籍給全民,同時不與伊黨聯合,巫統要走自己的路。其實深諳大馬政治架構的的趨勢,可以看出凱里的路線圖是清晰、可行及可成的。

巫統不再需要馬華、國大黨或人聯黨,直接開放黨籍就能稱為全民政黨,不與伊黨聯合是因為伊黨的頑固主義及顧忌到非穆斯林的反感,所以巫統必需自己走改革開放之路。然而在扎希無法擺脫納吉的情況下,凱里這聲音應該不會被重視,除非出現兩種情況:1.扎希+納吉的模式再次失敗後;2.巫統+伊黨的模式失敗後;凱里路線圖才可能得到巫統的接受,但這一去一來耗時耗力,巫統能熬得起嗎?目前扎希沒明確決定是否拋開納吉,只是在測試與伊黨的合作模式。

東馬在野黨已經被打散,土保黨為首的砂拉越政黨聯盟(GPS)傾向希盟,沙巴前國陣只剩下零星小黨,構不成威脅。

上述3種在野黨模式,能真正威脅希盟的是凱里路線,巫統依然有黨產、有組織、有經驗的政治體系,加上部分馬來票源,還有能力與希盟對抗。比起伊黨的頑固不化,巫統比較現實,所以希盟應該關注凱里路線的成型,其餘的模式都只是手法上的變化,走不遠也不大可能會贏得議席。

反過來想,只要凱里路線無法實現,希盟是安全的,但也要注意內部團結及摩擦。希盟這聯盟方式,是成功奪取中央政權,但能否鞏固這政權?還是需要時間的考驗。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