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生养死葬都是民生问题,然而面对物价飞涨、土地越来越贵的情况,不少国人开始担心「死无葬身之地」…

广告

华人新村一直有「一山、一庙、一校」的传统,居民在逝世后都会直接葬在村里的义山;直到1990年,我国第一家私营化墓园集团出现,强调景致优美的环境。两者同为墓地,但有着不同的定位和挑战。公共义山和私营墓园代表陈长兴与王琛发受邀针对两者的雷同与差异,提出看法。

土地局多保留地 皆可申请

「华人义山墓地短缺」是大部分人对义山的第一印象,认为义山墓地已近饱和,不可能再入「住」。对此,马来西亚华人义山联合会总会主席陈长兴和署理主席李振光皆一口否认,李振光更是瞪大眼睛说道:「有!谁说没有?」陈长兴表示:「土地局其实还有很多义山保留地,甚至比私营墓园来得多,因为很多私人地不被允许充当墓地。」

根据国家土地法典,超过100公顷的发展计划须交出3.23公顷地段给州政府充作墓地用途;少于100公顷的发展,则可豁免提供土地,但须根据单位数量缴交献金作为公共墓地基金,以便州政府购买土地开辟墓地。至于住宅单位业主,倘若要延长99年地契或转手他人名下,也须向所属县署缴付相关墓地的税金。「义山保留地其实一直都有,只是地点或许较远。」

根据资料,2年前,森美兰芙蓉和汝来市议会已累积了400万令吉的公共墓地基金。另外,雪州政府从2008年至2016年2月期间,也总共收取了4800万令吉的基金。陈长兴指,只要是注册的义山管理委员会,就有权利向市议会申请拨款,以用作提升墓地基设。「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基金,所以才会积少成多。」此前,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也曾对外公布申请「雪州墓地基金」程序——义山组织只要呈函给土地局,土地局再转交州秘书处处理即可,无需推荐人。他亦表示,很多义山组织没有提出申请就指责政府没拨款,对州政府不公平。陈长兴指出,很多义山组织常会申诉政府不拨地,但很多时候其实是递错了表格或交到不对的部门,才会迟迟不获得批准。他说,若以正确的程序申请拨地,最快3个月就能成事。他建议,义山近八成满就应该向政府申请拨地。

他续说,由于主要义山都聚集在市中心,但位于市中心的义山保留地已经不多,所以政府没办法在毗邻拨地。「政府不拨地,义山委员会就会自掏腰包购买毗邻的私人地段充作墓地。」陈长兴不赞同此做法,他认为,义山的地应该由政府提供,然后免费提供给民众,而不是委员会或会馆自行购买,再「卖」给民众。

广告

国人都有土葬权利

陈长兴再三强调,国人的生养死葬是政府的责任,因为每个业主在购买产业时都已缴付了墓地税金。「国人都有土葬的权利!」他分享,一般无人认领的尸体都会聚集在一起,再一起土葬。「去年在雪州双溪毛糯一带发现『513逝世墓地』就是政府会负责为国人土葬的最好证明。」

大马没有殡葬法令,我国的殡葬政策是从英殖民时代延续下来,将生死大事交回给宗教组织处理,而本地大部分的义山都由社会组织或宗教团体管理。虽然华人义山的墓地是免费的,但其实各单位收取的管理费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以广东义山为例,双人墓地的价钱从1万3062令吉起,这数目对大部分贫穷家庭而言,虽然比私人墓园来得便宜,但还是负担不起。「墓地确实是免费的,但他们(义山组织)收取的是墓碑风水、挖穴费用、建设街灯、停车位等等。」若家属不要求墓碑风水,要自己挖穴,是不是代表可以完全免费?「理论上是可以这样说,但还是需要义山组织批准。」

话虽如此,随着义山讲求规划性发展,大部分华人义山已演变成现代墓园,采用并排式的设计,不再参差不齐,所以要自己挖穴、不做风水几乎不可能,除非是旧义山。记者曾探问广东义山负责人,对方表示,目前已不再允许使用旧山地段。「义山组织不批准,可以去市议会要求土地,土地局必须安排土地给国人土葬。」他同时说道,由于国内有很多善心人士会捐出骨灰塔位并包办贫穷逝世者的殡葬费用,所以国内甚少出现没钱办葬礼的案例。而义山组织也透露,倘若真的遇上贫穷家庭,他们一般也会给予协助。

三方管理监督最理想

王琛发是马来西亚私营墓园商会会长,他从学术探讨的角度,同样认为生养死葬理应是政府的责任。他透露,近年来,很多义山组织积极寻求与私营墓园合作。「很多小义山因为缺乏土地或没有资金开辟墓地,但当地墓地又供不应求,就只好找上私营墓园介入。」他坦言,只要政府拨出墓地支持人民应有的基本权利,事情就会朝向更健康方向。他说,私营墓园与义山合作,双方都必须承担风险,有些私营墓园到乡镇做生意要回馈社会,还得担心在小地方投资失利,义山组织其实也会担心理事贪腐导致义山主权被夺。

「我国的墓园应效仿英国、日本等国家,墓地由政府免费或低收费提供,并把土地主权交给社会组织或宗教团体,让他们以竞标的方式委托私营机构管理,再扮演监督的角色。」他认为,如此一来,各部门以法律做准绳、义山管理委员会当守门员,再由专业的管理队伍把服务做好,三者互相牵制与监督,更好地服务大众。国人也不必负担私人地皮的昂贵价钱。

左为马来西亚华人义山联合会总会 主席陈长兴;右为:马来西亚私营墓园商会 会长王琛发
左为马来西亚华人义山联合会总会 主席陈长兴;右为:马来西亚私营墓园商会 会长王琛发

以人民利益为先

他指出,在国外若要从事殡葬业须持殡葬专业学位,「老实说,目前管理义山的各个单位都没有相关专业,但他们可以从公众利益与消费者立场,与政府谈判,对公众负责,监督专业的承包者或职员,维护华人义山主权与殡葬文化权利。」他续说,虽然目前私营墓园的团队也不一定是科班毕业,但因为是商业机构的关系,他们会花钱和时间培训员工,提升员工素质和知识,不少同业已经具备支援各地专业服务的能力。因此,本地无论公共或私营墓地,都应该「还政于民」,从维护历史文化出发,以人民利益为先,改变自身定位,让本地殡葬文化做得更好。

私营墓园很贵 ?

今年4月,私营墓园遭受霹雳州消费人协会抨击指,私人墓园与义山价格太高,导致低收入群无法负担,更建议政府管制墓地的价格,王琛发却认为,应该让墓地价格自由浮动,比美竞争市场才会有效抑制奸商,消费者有所比较才能做出最合适的选择。「每个地段的地皮价格都不同,政府其实很难制定一个所谓合理的墓地价格。」

他认为,私营墓园的整体价格其实和华人义山相差不大,只是付费形式不同;前者是一次性缴付所有的费用包括土地费、管理费等,而后者则是家属分30至50年自付除草和维修等开销。「华人义山一般的清洁费用为50至100令吉不等,再加上每年通货膨胀,算起来,其实差不多。」他同时说道,透过一次性收取费用,墓园就有资金打造更理想化的墓园环境。

「消费者其实可以视自己的经济情况做决定,若情况允许你一次性缴付,可选择私营墓园,但如果不可以,便选择义山。何况,现在的义山管理,也重视基本的空间布局与景观氛围。」他说。

为永续经营 非只为赚钱

王琛发感叹,私营墓园常被指是「吸血鬼」、「无良商家」,但私营墓园的盈利其实非外人看来那么多。很多私营墓园提供的墓地是永久地契作永久管理承诺,他们的定价是为了未来永续经营。「有些人以为一亩地可做1000个墓地,但他们忘记了公共卫生和保障公共空间的社会互动,墓地需要道路、沟渠、服务空间、祈祷场所、纪念场所、公众活动场地,还要植树确保湿度和温度。」他续说,除了绿化应付气候、保护环境的成本,随着社会老龄化,也要重视无障碍环境。「据我所知,商会里的大部分会员都把墓园视为社会企业、负起文化使命,而非靠墓园赚钱。」

华人义山是保留地,不过根据马来西亚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71法令)的第96条文,各地方政府有权封闭墓地地点或骨灰场,导致近年来许多百年义山面对被迫迁地的风波。「大家会选择私营墓园其实也是因为想要得到一个保障。」他续说,虽然私营墓园也有可能遇到政府收地的情况,由于是私人地段,若征用,政府需要做出大数额赔偿。然而,华人义山是政府地,有随时被收回的可能。无论是公共华人义山或是私营墓园,他认为,两者都是负责文化传承和社会教育的公共空间。举例,有些墓园设有抗日英烈纪念、有些更设有家族休闲村或开放活动空间给社区,有者甚至承诺定期主办文化与社会活动。「这些都是家属购买支持,才有能力长期经营的公益,也确保墓园可以成为教育子孙之地。」

王琛发强调,家属不单是根据一个穴位的价格做选择,而是需要考虑墓园的整体承诺和概念,整个环境气氛对子孙教育是否有价值,再回归自身的经济能力和思想观念做决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