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孙和声

广告

在马来人选票三分天下,及非马来人特別是华人票高度集中投给希盟情况下,希盟终能在仅取得30%马来票的条件下,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成功入主布城。

希盟入主布城后的一些表现,也令一些保守的马来与穆斯林感到不安,认为马来人的特殊地位、马来文、统治者及伊斯兰地位会受到威胁,特別是政府任命非马来穆斯林出任关键的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总检察长与首相署法律顾问。这些任命还使得伊党扬言要发动大规模示威。这些疑质与不安是否有根有据,则仁智各见。

就马哈迪这个人的执政风格言,如在1983年与1994年试图削弱统治者权力,或出台英语教数理政策等,確是会引起一些人的猜忌。就马来人特殊地位言,我想马哈迪的骨子里依然是位马来本位的马来民族主义者,他本人也声称土著团结党可取代巫统成为马来人的保护者。目前的內阁排阵也显示出马来人佔据优势。

多元主义的公正党与行动党虽个別取得47与42个国席,可在內阁的代表性却大体上是与土团党与诚信党四分天下,而非按席数分配官职。这种安排虽有违常规却是大马国情使然。老马还扬言,若不接受其安排,他会辞职;这就使得其他成员党只好妥协。

至于安排3位非马来穆斯林任关键官职是否显示对伊斯兰不够重视?我想,应该说,他对不同的伊斯兰派別有不同的侧重。儘管在1980-1990年代,马哈迪政权曾与伊党搞伊斯兰化竞爭,可现前的他,似乎不想再搞这类伊化竞赛,而较偏重建设。这当然也与他对伊斯兰的看法有关,如他曾提到不同人对伊斯兰有不同的詮释,他本身则著重回归《可兰经》,对于圣行录(Hadis)则可奉行或不奉行。对保守的穆斯林而言,先知圣行则是必须身体力行的。

这里也突显出不同人对同一个伊斯兰是可以有不同的詮释与理解。除了传统的逊尼派(Sunni,意为奉行先知的言行派)与什叶派(意为阿里派系,Shia本意为派系),当前逊尼派约占85%,什叶派佔15%之外,还可以有不同的分类,如Mir Zohair Husain在其《全球伊斯兰政治》(Global Islamic Politics,1995)一书中便把穆斯林分为四大类。

广告

传统派具包容性

一,传统派。这是继承古伊斯兰传统的守旧派,其特点是较具包容性,也颇尊重当地的习俗与传统而不那么基要主义。据此,传统派也不那么政治化,且有相当浓厚的前定观与宿命观,人性態度颇消极与盲从传统权威,进而也缺乏独立思考与判断。约言之,守住传统就对了。多数的穆斯林是转传统取向的。1970年代前的大马穆斯林也归类为传统派,如老派kaumtua。

二,现代派。这是19世纪后期崛起的新兴类型,他们很重视独立思考与推断(ijtihad)而很反对盲从传统权威;据此,自也主张改革伊斯兰思想与实践,甚至主张不同教派间的和解。这一派均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现代西方思潮与强权的影响,而思及如何振兴伊斯兰世界,使其能立足于適者生存的当代。

在20世纪初期,一些留学埃及的印尼与大马学生也曾试图把这些新思潮带入印尼与大马。这一派在印尼与大马通称为新派或少壮派kaum muda,惟影响力较有限,因为传统的统治者与殖民当局,均限制他们的活动。大体上,他们也是印尼与大马民族主义者的先驱者。我想马哈迪颇近似现代派(Muslim Modernist)。

三,实用主义派。这一派较不热衷于宗教,他们中有不少是掛名穆斯林,且颇世俗主义取向。据之,他们也主张政教分离,或许可以用中国式的变法图强派来形容他们。对实用主义者言,重要的是民族的富强,而不是形式主义的信仰。为了实现变法图强,他们也会不惜利用伊斯兰的符號来实现他们的富强宏愿。

在伊斯兰世界,这一派多为少数精英,由于政治正確的压力,他们自也不愿公开展现出非伊斯兰行为。巴基斯坦的建国之父真纳(Jinnah)是其典型代表。我想公正党里也有一些这类型的实用主义精英。

四,基要主义或原教旨主义者。其实基要主义(fundamentalist)原是1920年代出现于美国的用语,原义是指基督教(主要是新教福音学派)的严守基本教义的信徒;惟目前多用来指穆斯林的严守教义派。这一派其实可分为政治与非政治两大类;只是由于媒体的宣传,一般人多认为基要主义者是政治性的激进主义者,也是恐怖主义者的来源。

激进不代表恐怖主义

其实激进不一定代表恐怖主义。在大马,伊党的主席哈迪阿旺大体上被视为激进的基要主义者,他是主张用议会斗爭的和平手段来实现伊法治国的伊斯兰主义者。

五,除了上述四大类別外,也可追加诸如自由主义派或多元主义派等类別。所谓自由派顾名思义,较重视个人的自由,权利与选择;据此,这一派会倾向于从人权的角度来詮释伊斯兰,如在有关脱教,他会引用《可兰经》名句:「宗教不可强人所难」来维护个人自由信仰;也引用脱教者在人世时,不会受到现世惩罚,而只会在来世才受到诅咒的引句,来合理化脱教。

在大马,伊斯兰姐妹(Sisters in Islam)组织颇有自由主义色彩,他们也积极地爭取穆斯林女性的权益。马哈迪的女儿玛丽娜便是这个组织的活跃成员。此外,也有人认为公正党的努鲁依莎是位多元主义者。

六,中庸或开明派。我想,不同类別的穆斯林可以是不同程度的跨类別或多类別型,而不一定是属于单一类別。在当代大马,也有不少人是中间型或中庸派,如诚信党,他们会较著重伊斯兰教义中的公平、正义等较具普世价值的东西,也主张中庸立国。当然,也有人认为中庸就是装糊涂没有立场。据此,只能说仁智各见,重点是能否和而不同,多元共存,而浅绿则较深绿包容。

就伊斯兰而言,由于有这么多类別的穆斯林,其中有不少会坚持己见,认为本身才是伊斯兰的正宗代表,比別人更圣洁。即便在號称自由民主的美国,也因不同的意识形態而深层分裂,故在大马,別说其他方面,仅就伊斯兰而言,也是各有各说各有各信,眾声(眾信)喧哗;在此情况下,本来在1970年代前成为马来人大团结纽带的伊斯兰,也在1980年代后,成了分裂根源。此外权爭也激化了分裂。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