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建荣

广告

征收汽水税(也称糖税)抑制肥胖问题,是近年来备受关注的公共议题。目前全球已有数个国家实施有关的政策,如墨西哥、法国、挪威以及美国一些城市,而英国则在今年4月开始征收。

因此,希盟政府拟议征收汽水税,在增加国家收入的同时,也可减少民众的糖分摄取量,塑造平衡的饮食习惯,进而解决身体过重问题,这包括减少国人的糖尿病患病率。

尽管在一些国家,这种如烟酒税般的「罪恶税」,通过征税使汽水价格变高,减少民众购买以达到「减糖」目标,的确会在一段时期减少汽水的销量,甚至迫使商家减少汽水里的糖分,但在解决人们肥胖问题上,并没有多大的进展。

这是因为从饮食结构而言,很多饮料或食物,如蛋糕和拉茶,其糖分不比汽水来得低,因此民众减少汽水的消费时,也会转向其他含高糖分的饮料或食物。

所以,对于汽水税是否有效阻止民众摄取过多糖分,目前仍有许多争议。同时,汽水税所征收的款项,又会否用于建设一个更健康的社会,抑或用于解决政府财务的管理不善,也成为议论的焦点。

更重要的是肥胖问题,往往不只是个人的责任问题,也与社会的环境与整体结构息息相关。例如民众的肥胖,除了饮食习惯外,往往与缺乏运动有关,而这又会否与社区没有良好公共运动设备及安全的运动环境息息相关?甚至会否与城市规划里,当局往往注重商场、公路的建设多于人行道、脚车道及公园的思维密不可分?

广告

诚如美国当代著名知识分子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其名著《疾病的隐喻》中所指,社会如何把一种疾病转换成道德评判或者政治态度,在「汽水税」问题上,我们也应谨慎看待政治权力如何通过征税,将「糖」罪恶化,把肥胖及其衍生的健康问题,归咎于「个人」的糖摄取量,而忽略了社会结构的问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