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林建榮

廣告

徵收汽水稅(也稱糖稅)抑制肥胖問題,是近年來備受關注的公共議題。目前全球已有數個國家實施有關的政策,如墨西哥、法國、挪威以及美國一些城市,而英國則在今年4月開始徵收。

因此,希盟政府擬議徵收汽水稅,在增加國家收入的同時,也可減少民眾的糖分攝取量,塑造平衡的飲食習慣,進而解決身體過重問題,這包括減少國人的糖尿病患病率。

儘管在一些國家,這種如煙酒稅般的「罪惡稅」,通過徵稅使汽水價格變高,減少民眾購買以達到「減糖」目標,的確會在一段時期減少汽水的銷量,甚至迫使商家減少汽水裡的糖分,但在解決人們肥胖問題上,並沒有多大的進展。

這是因為從飲食結構而言,很多飲料或食物,如蛋糕和拉茶,其糖分不比汽水來得低,因此民眾減少汽水的消費時,也會轉向其他含高糖分的飲料或食物。

所以,對於汽水稅是否有效阻止民眾攝取過多糖分,目前仍有許多爭議。同時,汽水稅所徵收的款項,又會否用於建設一個更健康的社會,抑或用於解決政府財務的管理不善,也成為議論的焦點。

更重要的是肥胖問題,往往不只是個人的責任問題,也與社會的環境與整體結構息息相關。例如民眾的肥胖,除了飲食習慣外,往往與缺乏運動有關,而這又會否與社區沒有良好公共運動設備及安全的運動環境息息相關?甚至會否與城市規劃里,當局往往注重商場、公路的建設多於人行道、腳車道及公園的思維密不可分?

廣告

誠如美國當代著名知識分子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其名著《疾病的隱喻》中所指,社會如何把一種疾病轉換成道德評判或者政治態度,在「汽水稅」問題上,我們也應謹慎看待政治權力如何通過徵稅,將「糖」罪惡化,把肥胖及其衍生的健康問題,歸咎於「個人」的糖攝取量,而忽略了社會結構的問題。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