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锦松

广告

509改朝换代后的新政府希盟上台的首次中国外访在8月17日成行,由首相马哈迪亲自率团,历时5天。这或许不是一个很「愉快」的旅程。过去的外访都是迎来投资、合作、在杯觥交错中加上风风光光的外交辞令,通常宾主尽欢。先不论双方洽谈的投资是否最终落实,但外交上都要展现成果丰硕的一面。

但此次的马哈迪外访,尽管还是受到中国极高规格的接待,但中国政府心里明白,马哈迪此行,中国难抱太大期望,这个新政府在竞选期间就不断释放对中资大量涌入的「忧虑」,当时也一再强调一旦取得政权将会检讨中国大项目投资的讯息。现在没意料到前朝国阵政府在民心思变中垮台,中国预料不到,也当然措手不及。中国没能看清纳吉的「严重问题」,才会面对今天的窘境。

抨卖地如同卖国

马哈迪在选举前就公开表示:马来西亚过去确实欢迎中国投资者前来设立公司、聘请当地人,以及引进资金和技术。然而,现在并不是这样。他强调:「马来西亚并没在那些投资中获益」。

中国房地产巨擘碧桂园在柔佛新山森林城市的投资1000亿美元(约4100亿马币),大兴土木准备建一个可容纳数十万人口的生态智慧城,这个房地产项目的每个单位价格都在上百万令吉,昂贵的房价,以马来西亚人的所得,只得「望屋兴叹」,外国人才是中国发展商的主要销售对象,特别是中国人。这点马哈迪「深表不满」,他认为前首相纳吉大卖土地给外国人,形同卖国。碧桂园在2 0 1 6年风光登场,之前曾面对中国资金外流的管控而受挫,现在面对马来西亚新政府的「新作风」,要如何继续走下去,险阻还在前头。

马来西亚华人对中国有特殊的「情意结」,这是难以割舍的血缘关系,对于马中的良好互动与合作以取得双赢是华人社会所喜闻乐见的。马哈迪不是反中,反中只会给马来西亚带来经济的「灾难」。但摆在马来西亚人面前的是累累国债,形同「国难」,经济问题无法解决,国人今后将深受其害。马哈迪甚至用国家可能「破产」来形容当前国家处境。眼看马来西亚对邻国新加坡的币值这几年一直惊人的下滑,就知道这个国家的钱一踏出国门就越来不值钱。

广告

国阵迅速崩盘是必然

前朝国阵政府,从陆续被揭发的各种丑闻,显示这个前朝政府目的是在为了解决纳吉因为一马公司衍生的系列贪腐问题,而忽略国家的整体利益。马哈迪讲得很清楚,马中两国签署的合同存在「不平等」。马哈迪在结束中国的访问后就在记者会公开指责:前首相纳吉的「愚蠢」竟然签下这样不利国家的合同,现在国家不得不面对巨额的赔偿。更严重的是一些中资计划已经发出80%的资金,但工程进展却没有完成80%,因此需要调查所发出的资金流向。

按常理,一个国家执行的政策,是一个团队要负责的。但前朝政府的威权统治,牵扯重重的利益勾结,纳吉几乎一人说了算,以致没有良好的体制去制衡,种下恶果。如果马哈迪骂纳吉「愚蠢」,那当时执政的成员党是否有意识到同为政府,这些不平等的合同是怎样被理解、接受与通过的?如果当时的执政成员党为了「护主」,让不平等的合同轻易过关,难道他们在吃香喝辣时,可曾想过国家负债累累将祸延这个子子孙孙赖以生存,还要居住的土地?

国阵的迅速崩盘不是偶然,是必然。当马哈迪在骂纳吉愚蠢时,有趣的是最近交通自动执法系统(AES)问题浮上水面,交通部长陆兆福也公开指责,在废除被拖欠的4亿令吉AES交通罚单的课题上,可以接受任何人的批评,除了马华公会的领袖,因为这份「愚蠢」的协议,是由「愚蠢」的马华部长所签下的。

陆兆福批评前朝政府签下不平等合约,致使自动执法系统(AES)或自动安全意识系统(AWAS)每发出1张罚单,无论违规者有还没还,政府都要缴付16令吉予两家私人公司ATES和BETA TEGAP,而且收到罚款后还要支付150令吉予有关公司。陆透露,政府在2016年把300令吉罚款价格降至150令吉,这等同所有罚款都要支付给这两家私人公司。陆兆福重申,政府难以接受如此不平的合约,让执法被私营化。

对内对外皆愚蠢

一些评论人,不知道就里,跟着前朝政府起舞,痛骂陆兆福怎么可以取消交通罚单,这不是等同鼓励人们不要缴罚款,间接惩罚提前缴纳罚单的驾驶者?但当您看到陆兆福公开事实真相时,您不得不对前朝政府对外愚蠢,对内也是愚蠢的事实感到喷饭。不平等的合同,在国外图利他国,在国内勾结他人,到底把国人的利益摆在哪里?

首相迫不及待宣布取消与中国合作总额超过900多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及沙巴和马六甲天然气管道计划,预计将面对巨额的赔偿,中断合作面对的赔偿与工程继续面对的国库空虚,何者为重?这就是前朝政府留给现任政府的烂摊子,看来希盟政府不得不壮士断腕斩断两个愚蠢,以解当前国难。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