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陳錦松

廣告

509改朝換代後的新政府希盟上台的首次中國外訪在8月17日成行,由首相馬哈迪親自率團,歷時5天。這或許不是一個很「愉快」的旅程。過去的外訪都是迎來投資、合作、在杯觥交錯中加上風風光光的外交辭令,通常賓主盡歡。先不論雙方洽談的投資是否最終落實,但外交上都要展現成果豐碩的一面。

但此次的馬哈迪外訪,儘管還是受到中國極高規格的接待,但中國政府心裡明白,馬哈迪此行,中國難抱太大期望,這個新政府在競選期間就不斷釋放對中資大量湧入的「憂慮」,當時也一再強調一旦取得政權將會檢討中國大項目投資的訊息。現在沒意料到前朝國陣政府在民心思變中垮臺,中國預料不到,也當然措手不及。中國沒能看清納吉的「嚴重問題」,才會面對今天的窘境。

抨賣地如同賣國

馬哈迪在選舉前就公開表示:馬來西亞過去確實歡迎中國投資者前來設立公司、聘請當地人,以及引進資金和技術。然而,現在並不是這樣。他強調:「馬來西亞並沒在那些投資中獲益」。

中國房地產巨擘碧桂園在柔佛新山森林城市的投資1000億美元(約4100億馬幣),大興土木準備建一個可容納數十萬人口的生態智慧城,這個房地產項目的每個單位價格都在上百萬令吉,昂貴的房價,以馬來西亞人的所得,只得「望屋興嘆」,外國人才是中國發展商的主要銷售對象,特別是中國人。這點馬哈迪「深表不滿」,他認為前首相納吉大賣土地給外國人,形同賣國。碧桂園在2 0 1 6年風光登場,之前曾面對中國資金外流的管控而受挫,現在面對馬來西亞新政府的「新作風」,要如何繼續走下去,險阻還在前頭。

馬來西亞華人對中國有特殊的「情意結」,這是難以割捨的血緣關係,對於馬中的良好互動與合作以取得雙贏是華人社會所喜聞樂見的。馬哈迪不是反中,反中只會給馬來西亞帶來經濟的「災難」。但擺在馬來西亞人面前的是纍纍國債,形同「國難」,經濟問題無法解決,國人今後將深受其害。馬哈迪甚至用國家可能「破產」來形容當前國家處境。眼看馬來西亞對鄰國新加坡的幣值這幾年一直驚人的下滑,就知道這個國家的錢一踏出國門就越來不值錢。

廣告

國陣迅速崩盤是必然

前朝國陣政府,從陸續被揭發的各種醜聞,顯示這個前朝政府目的是在為了解決納吉因為一馬公司衍生的系列貪腐問題,而忽略國家的整體利益。馬哈迪講得很清楚,馬中兩國簽署的合同存在「不平等」。馬哈迪在結束中國的訪問後就在記者會公開指責:前首相納吉的「愚蠢」竟然簽下這樣不利國家的合同,現在國家不得不面對巨額的賠償。更嚴重的是一些中資計劃已經發出80%的資金,但工程進展卻沒有完成80%,因此需要調查所發出的資金流向。

按常理,一個國家執行的政策,是一個團隊要負責的。但前朝政府的威權統治,牽扯重重的利益勾結,納吉幾乎一人說了算,以致沒有良好的體制去制衡,種下惡果。如果馬哈迪罵納吉「愚蠢」,那當時執政的成員黨是否有意識到同為政府,這些不平等的合同是怎樣被理解、接受與通過的?如果當時的執政成員黨為了「護主」,讓不平等的合同輕易過關,難道他們在吃香喝辣時,可曾想過國家負債纍纍將禍延這個子子孫孫賴以生存,還要居住的土地?

國陣的迅速崩盤不是偶然,是必然。當馬哈迪在罵納吉愚蠢時,有趣的是最近交通自動執法系統(AES)問題浮上水面,交通部長陸兆福也公開指責,在廢除被拖欠的4億令吉AES交通罰單的課題上,可以接受任何人的批評,除了馬華公會的領袖,因為這份「愚蠢」的協議,是由「愚蠢」的馬華部長所簽下的。

陸兆福批評前朝政府簽下不平等合約,致使自動執法系統(AES)或自動安全意識系統(AWAS)每發出1張罰單,無論違規者有還沒還,政府都要繳付16令吉予兩家私人公司ATES和BETA TEGAP,而且收到罰款後還要支付150令吉予有關公司。陸透露,政府在2016年把300令吉罰款價格降至150令吉,這等同所有罰款都要支付給這兩家私人公司。陸兆福重申,政府難以接受如此不平的合約,讓執法被私營化。

對內對外皆愚蠢

一些評論人,不知道就裡,跟著前朝政府起舞,痛罵陸兆福怎麼可以取消交通罰單,這不是等同鼓勵人們不要繳罰款,間接懲罰提前繳納罰單的駕駛者?但當您看到陸兆福公開事實真相時,您不得不對前朝政府對外愚蠢,對內也是愚蠢的事實感到噴飯。不平等的合同,在國外圖利他國,在國內勾結他人,到底把國人的利益擺在哪裡?

首相迫不及待宣佈取消與中國合作總額超過900多億令吉的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及沙巴和馬六甲天然氣管道計劃,預計將面對巨額的賠償,中斷合作面對的賠償與工程繼續面對的國庫空虛,何者為重?這就是前朝政府留給現任政府的爛攤子,看來希盟政府不得不壯士斷腕斬斷兩個愚蠢,以解當前國難。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