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虔材

广告

砂州民主行动党退出砂州民联,我早就有这个预感,因为甫上任砂州首长拿督巴丁宜阿迪南主持第一次州议会会议时,他曾在记者面前如是说,反对党的州议员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也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有好的意见或有好的建议,我们照样可以接受。

当阿迪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范围包括很广,所以,阿迪南沙登公布砂州政府将拨出一百万令吉充作反对党领袖黄和联州议员的医药费,话犹在耳,他即亲自把这一百万令吉的医药费送到黄和联夫人手中。

在这同时,阿迪南也宣布拨出三百万令吉充作本州14间独中的办学经费。

就在这个时候,西马吉兰丹州回教党宣布要实行伊刑法。当这概念提出后,受到行动党剧烈反对。这时,砂州行动党即公布要退出砂州民联组识。

可是,丹兰丹回教党长老阿迪阿旺并不顾及其友党的感受与反对,在丹州议会内通过实行伊刑法,而破坏了当初筹组民联的合作契约。

在砂拉越的政坛看来很平静,但其中暗潮汹涌,一触即发。诸如砂拉越人民联合党﹑联合人民党﹑砂拉越民进党﹑自强党,这些政党都表明支持国阵政府。

广告

当然,在还没有宣布大选之前,首长是希望这些支持国阵的政党作个适当与完美的排阵,可在华人选区赢取7席或8席,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阿迪南或可能拉拢行动党来组识另一个联合政府。

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设有永远的敌人,只有看机缘巧合,适者生存,不适者则引恨沙场,来届再战沙场了。

上述这些揣测是我个人的看法,有理的话就把它放在心上,若无理的话就当作耳边风,不用记在心上矣!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