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那些年, 「擬定国家重要的政策时,马华扮演的几乎是附庸的角色。即使是本身党內的政治的自主性,经常也受到巫统影响」。那是何国忠博士参政之前个人入微的观察,点点滴滴,诚是独闢蹊径的睿智之见。

三十岁不到的的何博士,当初可是一位典型的愤怒青年,怀抱一身的理想,修理马华,笔下一点都不客气:「从歷史的角度来看,马华一直承续著一个与巫统谈判的角色。……更贴切一点说,马华的发展大体上是依附於马来人的政治发展。」

这些年,经歷308、505和509一连三届大选兵败如山倒,马华几乎(被)完成歷史的任务了。崛起的是行动党,阵容浩浩荡荡,南中国海两岸的国州议员走起路来,处处有风。

只是身在朝廷,说话到底是有些不便。马华宗教和谐局主任郑联科看在眼里,彷彿见著马华2.0;文告所说,还真难听:尝到权力的甜头,行动党对希盟政府种种不公不义,默不作声,甘愿沦为首相马哈迪与土团党之跟班。

转变是为了政策

想当年,马哈迪在朝当权,林吉祥在野,每有滥权,郑联科说:都是行动党领袖率先挺身高调抨击。眼下风水逆转,旗下虽有多达42名的国会议员,远在仅得12名YB的土团党之上,行动党噤若寒蝉,不敢呛声。

广告

郑联科一口气追著大哥大的林吉祥连珠炮问:林吉祥怎么不出声表態?林吉祥怎么不开口反对?林吉祥怎么沉默不语?卷帙浩繁的编著,连篇累牘的新闻,鉅细靡遗的网页,所记录的,都是这么一回事。可见,此一时,彼一时也。

別说什么,那是何国忠博士无法预知的世界。別说郑联科你不用说,他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火箭踩著转变的步伐,是为了配合政策的到来。你带著梦幻的期待,只是无法按捺的情怀:既然矿泉水都要徵税,给选民一杯忘情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