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楊善勇

廣告

那些年, 「擬定國家重要的政策時,馬華扮演的幾乎是附庸的角色。即使是本身黨內的政治的自主性,經常也受到巫統影響」。那是何國忠博士參政之前個人入微的觀察,點點滴滴,誠是獨闢蹊徑的睿智之見。

三十歲不到的的何博士,當初可是一位典型的憤怒青年,懷抱一身的理想,修理馬華,筆下一點都不客氣:「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馬華一直承續著一個與巫統談判的角色。……更貼切一點說,馬華的發展大體上是依附於馬來人的政治發展。」

這些年,經歷308、505和509一連三屆大選兵敗如山倒,馬華幾乎(被)完成歷史的任務了。崛起的是行動黨,陣容浩浩蕩蕩,南中國海兩岸的國州議員走起路來,處處有風。

只是身在朝廷,說話到底是有些不便。馬華宗教和諧局主任鄭聯科看在眼裡,彷彿見著馬華2.0;文告所說,還真難聽:嘗到權力的甜頭,行動黨對希盟政府種種不公不義,默不作聲,甘願淪為首相馬哈迪與土團黨之跟班。

轉變是為了政策

想當年,馬哈迪在朝當權,林吉祥在野,每有濫權,鄭聯科說:都是行動黨領袖率先挺身高調抨擊。眼下風水逆轉,旗下雖有多達42名的國會議員,遠在僅得12名YB的土團黨之上,行動黨噤若寒蟬,不敢嗆聲。

廣告

鄭聯科一口氣追著大哥大的林吉祥連珠炮問:林吉祥怎麼不出聲表態?林吉祥怎麼不開口反對?林吉祥怎麼沉默不語?卷帙浩繁的編著,連篇累牘的新聞,鉅細靡遺的網頁,所記錄的,都是這麼一回事。可見,此一時,彼一時也。

別說什麼,那是何國忠博士無法預知的世界。別說鄭聯科你不用說,他的眼睛已經告訴了我。火箭踩著轉變的步伐,是為了配合政策的到來。你帶著夢幻的期待,只是無法按捺的情懷:既然礦泉水都要徵稅,給選民一杯忘情水……。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