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癌,不代表已走到人生终点,只要试著与癌和平共处,也能让自己展开新生活,活得比以前更健康。从確诊肺癌晚期至今,「与癌共存」的理念为王毅伦註入了信心、力量。如今,2年过去了,他活到了今日。

广告

在最近一次体检中,王毅伦身体各项指標正常。他想告诉每一位癌癥患者:只要心態乐观、积极治疗,康復不是梦。

2016年,王毅伦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经常莫名胸闷,人也特別容易疲累。一开始,他以为是工作太过忙碌,心臟出了问题。一个多月后,感觉还是不佳的王毅伦到医院进一步检查,结果令他大吃一惊,平时既不咳嗽,也从没有抽烟的习惯,而且自己只有32岁,怎么会得肺癌,而且还是肺癌晚期?

他一度被医生预言只剩下半年的生命。「人,最怕被病折磨。」他表示,原本一直在政府医院做化疗,奈何政府医院排期等太久,而他病发时,无法承受痛楚,只好转往私人医院求治。

回想患癌初期,王毅伦坦言当时非常痛苦,每次进医院做化疗,眼泪直流,「你可能会获告知,在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后你就会觉得恢復正常,而事实上康復可能需时更长。」

身边的朋友陆续知道了他生病的消息,可王毅伦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访,「我不想看到別人同情或者可怜我的表情。」看著为他忙碌的一家人,王毅伦说,当时他怨恨自己成了家人的负担。「家人好几次被我从医院骂走,甚至不允许他们到医院看我。」

王毅伦用灿烂的笑容努力活出自我,让生命不再黯淡无光。钓鱼是他热爱的休閒活动之一。
王毅伦用灿烂的笑容努力活出自我,让生命不再黯淡无光。钓鱼是他热爱的休閒活动之一。

乐观心態救命

广告

王毅伦回想:「医生告诉我:『我向你保证,在最后一次化疗的三四个星期后,你將会觉得跟以前一样。』在停了化疗一个月之后,我確实觉得好了很多,但还未恢復正常。这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是很艰难的事。」

「算了,不医了。」王毅伦也曾有放弃的念头,但当他了解愈多有关癌癥的讯息,他就愈放心,因为他知道前方未必是死路一条,选择似乎还不少。

家人与朋友的关怀与支持,对癌友来说也很重要。王毅伦说:「是乐观心態救了我。每次看医生听报告,我都是乐观的。因此我復原得算快了。」

「我是基督教徒,宗教在我成长过程和对生命的体会扮演著很重要角色。」听到患癌消息,一般人都出现忧虑、恐惧和心理压力,王毅伦称宗教的信仰排除了心中忧虑,让他在抗癌路上大大降低了恐惧感。

王毅伦坦言,很多人只要听到谁的谁患上癌癥,都会嘆息患者的不幸,却很少藉此警惕自己,註意饮食作息,加以防范癌癥的侵袭。

患上癌癥,即使治好了,也不表示病人已痊癒,因为抗癌是一辈子的功课。王毅伦语重心长地说:「生命长短没办法预测,生命品质却可以控制。」

如今,靠著一股毅力与乐观,他成功对抗癌细胞。如今,旁人根本不敢相信,他是一个癌癥患者。

不把自己当病人

癌癥患者最忌感冒发烧,这不仅使患者因此而丧失治疗机会,更严重的是会引起难以控制的感染。事实上,多数癌癥患者不是死於癌本身,而是死於合併癥。王毅伦在化疗时期曾因感冒合併肺炎,高烧二十多天,用了最强的抗生素也控制不住。当时,王毅伦第一次感到了死亡威胁。「医生告诉我的家人要有心理准备…」他的病情时好时坏,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天,才打贏了那场硬战。

在抗癌过程中,王毅伦除了坚持正规的治疗外,还进行大量的辅助治疗。除了使用多种提高免疫的药物和补品,他也强迫自己多吃各种食物,摄取足够的营养,保持一定的体重。

此外,他坚持包括慢跑在內的锻炼,並热衷於登山活动。他也遵照医嘱,定期復查。正如王毅伦所说的,他不把自己当成病人,做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愉快地过好每一天。王毅伦觉得自己的抗癌心得很简单,就是始终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相信医生的指导,而不去轻信所谓的偏方、秘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