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清晨好友传来历史照片一张,注释「五四运动被关进去之后放出来时的庆祝会,胸前还带著纪念章和大红花」。此事疑是攸关1920年天津警方镇压抵制日货的爱国运动。

同年7月开庭,审理三天;一星期后的7月17日,全部获释;同学和支持者们欢欣雀跃,把大红花和上面缀有「为国牺牲」四个金字的纪念章,戴在胸前。

一时好奇,查看网络;发现原称朱槿的大红花,实是12世纪前经贸易由中国华南地区传入马来半岛。此花出现,早见西晋嵇含着《南方草木状》,跟着唐刘恂的《岭表录异》和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亦有记载。

Wiki还说,朱槿的学名Hibiscus rosa sinensis L;系1753年为Carl Linnaeus命名。欧洲遵照拉丁学名,皆称朱槿为中国玫瑰(Rose of China、China rose)。朱槿多是红色,岭南一带将之名以大红花。

显然这里所采用的俗名,实是参考中国南方的称谓。不过,朱槿在原产地的地位似乎不怎样。闽南语甚至还有这个说辞:「圆仔花不知丑,大红花丑不知。」

马来文版的Wiki另有一段不「政治正确」的说明:此花在印度某地,用作擦鞋。(Bunga ini digunakan bagi mengilat kasut di sebahagian India)领导读之,不知心里有何感想?

广告

尽管如此,南迁马来(西)亚后,朱槿的行情后市看起。1958年,提名待选国花。1960年7月28日大红花终于摘下桂冠,不但在这里扬眉吐气,尝尽人间的风光,还能用足替代编号E163和E127的色素。

这段传奇,和奇异果的命运颇有雷同之处。原称猕猴桃,产自中国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雾渡河镇。1904年伊莎贝尔将之带到纽西兰,改称奇异果。洋人后来还培育了金奇异果,风行全球。大红花那天回到娘家,不知将会如何?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