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我们经常能看到各种诈骗分子扮“富二代”,通过相亲对大龄女青年骗财骗色的案例,但昨天深圳市检察院披露了一宗70后扮90后骗“富二代”600万元(约361万令吉)的诈骗案,让人哭笑不得。近日,该女子已被检方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

广告

“富二代”成女友提款机

据检方披露,犯罪嫌疑人青青(化名)1976年出生,是一名按摩技师;受害男子阿信(化名)1989年出生,是一名“富二代”,丰衣足食,性格比较单纯。两人2015年在足浴中心认识,当时青青自称是90后,比阿信小一岁。于是,阿信每次去沐足中心必找青青,小费也给得很丰厚,两人便慢慢熟悉起来。此后,阿信经常约青青吃饭、逛街,直到2016年,两人发展成了男女朋友关系。

阿信借钱给青青是从小钱开始的。刚开始,青青说喜欢买六合彩,时常问阿信借钱,不久就还了钱,没多久又借钱。阿信也从不把钱放在心上,只要开口就给。就这样,青青先后借了几十万元,全部如数返还。这让阿信觉得这样的女朋友很有诚信。

有一天,青青说她经营物业公司的哥哥接了项目,但因为没钱交不了定金。阿信深信不疑,欣然投资45万元。不久,青青告知阿信,哥哥在深圳、珠海等地不断有接物管项目,信以为真的阿信开始80万元、65万元、75万元、53万元、50万元地掏钱给青青。

开始,青青每个月都会给阿信几万元“分红”,但后来“分红”慢慢就没了。原因各种各样,“物业公司购买一批物料,需要付款”“物业公司被消防查封了,需要打点”“电梯坏了有保安摔死了,需要赔偿”等。甚至连最常见诸报端的诈骗理由“妈妈脑出血,人还在昏迷中,医院说再不交钱就要停止治疗了……”都杜撰出来了。

阿信虽然是富二代,但他本身没多少钱,可他管着家族企业的财务,经手很多的资金,其大哥做生意的钱,都委托他代管。于是,阿信开始源源不断地从企业财务里转账,而他所有的银行卡,都用来还贷了。

广告

阿信给青青疯狂地找钱,直到最后一次,青青说:“我在澳门借高利贷输钱了,需要30万元。”这次阿信没有再回应,因为他实在没有办法了。

“贤惠”女友其实是女赌鬼

在这期间,阿信的大哥觉得账户有问题,才发现弟弟多次给女朋友转账。阿信大哥劝阻他,阿信却瞒着家人继续转账。今年3月,阿信由于信用卡欠款还不上,大哥才知道,阿信还因此透支了所有的信用卡。于是,阿信的大哥报了警。

案发后,据统计,近两年时间,阿信给青青转了886万元,青青给他返回213万元,剩余673万竟被青青拿去澳门豪赌输掉了。

原来,青青的一些朋友带她去澳门赌博,十几天里,她输掉了300多万港元。于是,她编造出各种理由向男朋友不断借钱。后来,她又去澳门待了两个半月,期间又输了六七百万港元,于是,编造出更多的理由要钱。供述中,青青说:“那段时间,我简直太疯狂了,不睡觉也要赌,不分白天和黑夜。”

而事后发现,青青的哥哥只是个保安队长,家里根本不知道她诈骗和赌博,当然,她妈妈生病做手术也纯属虚构。

“90后”原是花心的中年女子

案发后,阿信才发现自己的90后女友其实是个1976年出生的中年女子。据披露,青青的身份证是捡的,她1995年来深圳打工学会了广东话。而且她早已结婚又离异,如今连儿子都已21岁了。

更甚的是,阿信虽然无条件地相信青青,甚至非她不娶,青青却一边和他交往,一边还同时结交多个男朋友。一位是Z先生,也是在足浴中心认识的客户,两人以男女朋友相处;另一位C先生,认识七八年了,青青曾经因他怀有身孕。当然,由于青青的刻意隐瞒,这三个男人,谁也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检方披露,案发后,阿信虽然知道了事实,但仍然放不下青青,还给在看守所的青青写了许多封信。

 

新闻来源:中新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