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31日讯)独立后的61年,我国迎来了首次的政权轮替。对于过去的国庆日,人们总显得兴趣缺缺,不会特別激动,不会热泪盈眶,更不会像生日、双亲节一样,到餐厅庆祝。变天后的首个国庆,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广告

新纪元学院马来西亚歷史研究中心主任廖文辉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今年的国庆,他感觉我国「重生」了。

「各族之间都很认同这次的国庆。以前唱国歌、听广播电台,很多时候都没什么感觉,甚至还会转台;但换政府后,听爱国歌曲,尤其是唱国歌时会很感动,跟以前的感觉不一样,特別舒服。」

他表示,我国从70年代开始走向单元化政策,这10多、20年来再走向种族宗教的极端发展。他希望在509后,我国可以扭转这种现象,摆脱极端氛围,各族之间受到平等待遇,权力可以公平分配。

「不管是政策还是各方面,这么多年的一些政策偏差,並不是在短时间可以扭转回来,需要调整、处理的也不少,包括社会、教育等,都存在不公平、不合理的情况。」

他认为,只要公平分配资源和权力,人民和谐諮询理事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应重编写歷史课本

广告

国民大学族群关係研究院的高级研究院张国祥也指出,在政权更迭后,歷史课本应该要重新编写。「我们须要探討整体课程和章节,所有的题材都太倾向于单一种族,对于沙巴和砂拉越的关注也不够。」

他称,新政府新作风,是时候让我国歷史课程更全面、更具包容性。但他提到,国人无需特意区分和比较新政府和旧政府时期的国庆,因为没有歷史奠定的根基,就不会有今天的独立。

「歷史始终是歷史,我们不应该去比较过去和现在国庆氛围,国庆並不是关乎谁执政,而是关乎我们的国家。」

「1957年,是巫统、马华、国大党三大党爭取独立,这就是最值得我们铭刻的歷史。任何人包括希盟都不应忽略这一段过去。没那段挣扎,我们就不会独立。」

谈及大马人鲜少张掛国旗,张国祥认为,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爱国的方式,在我国,掛国旗並不是传统的庆祝方式。

他说,大马人会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表达心中对于国家的那一份爱,父母会带著小孩参加具有国庆元素的绘画和填色比赛、年轻一辈会穿上印有爱国字眼的T恤,戴上国旗图案的手环、纹身等。

爱国因子在心中

「我还看到很多年轻人在面子书换上国旗边框的头像、发国旗的Whatsapp表情符號,老人家可能就不太懂得怎么去庆祝国庆日,但还是会参加爱国歌曲卡拉OK比赛等。」

他说,爱国的因子一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也许看不见、摸不著,但无需担心我们不爱国。

廖文辉则称,掛国旗是表面上的爱国方式,真正的爱国就是站好的岗位,如公务员尽忠职、不贪污腐败,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发展付出贡献。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