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廖明安

广告

我国网络歌手蔡恩雨在北京央视上节目时,称中国为祖国,引起反弹。蔡恩雨在节目中自我介绍道:「我是来自马来西亚的蔡恩雨,我的老家是在中国广东省揭西县。」网民纷纷留言指责纠正蔡氏,指蔡氏的祖国是马来西亚而非中国。

我们不瞭解蔡恩雨是什么心態,把中国认为祖国。大马华人祖先来自中国各地,因慎终追远,追溯先人南来的刻苦精神,於是会谨记祖先来自哪,这就为什么我们都需懂得本身的籍贯或祖籍,大马华人把中国当祖国,是极为不爱国的表现。

仍记得华教斗士沈慕羽在95岁大寿宴会上,鏗鏘有力的说「我们华裔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超过600年,是土生土长的土著。」。沈老那番话,或许让极端的种族主义者感到刺耳,但却是我们华裔效忠马来西亚的伟大体现,因为华裔一样热爱马来西亚,一样对马来西亚有生於斯死於斯的高尚情操。

爱国不等同爱政府

今年是我国政权交替的第一个国庆日,主题是「爱我马来西亚」。在509大选,因为爱国主义开始膨胀,人民誓將陷於水生火热的大马拯救,总算將腐败政权以民主选举推翻,让大马获得新生。因为前朝种种不堪,留下天文数字的国债,希盟政府再激发人民的爱国主义,公开募捐,获得人民大力响应,纷纷捐款救国。

马哈迪任相22年,他不断以爱国主义,扭曲爱国价值观。他独裁和野蛮的政权,高举爱国主义旗帜,作为稳定权力,控制国民思想的魔法。他將种族主义包装成爱国主义,將爱国主义歪曲成爱国爱党,党政不分,不爱政府就是不爱国家的宝典。

广告

在这个陷入群体盲目的时代,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情绪化、极端化、神化等等作祟下,老马重作冯妇,必將爱国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以巩固其政权。老马识途,他当然知道宗教主义、种族主义在新马来西亚难以伸展,於是以熟练的手法,將爱国主义加以包装,鼓动与號召国人,將不认同新政府者视为不爱国者,是敌人,这与国阵执政的手段如出一辙,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

十七世纪英国伟大作家塞繆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曾说「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当然,这番话並不是要否定国民对国家的效忠於真诚,而是指统治阶层那种偽装且歪曲的爱国主义,以爱国主义掩盖了私利。爱国的表现理应是一种发自內心的朴素情怀,一旦被当权者「主义化」,行为和思想就会被统一化,被控制,被洗脑。

爱国不等於爱政府,效忠马来西亚,是我们作为国民的本份,而政府管理国家应该以民为先,任何政策都必须造福人民为首要任务。爱马来西亚,就应该监督替人民管理马来西亚的那班公僕,绝不要让他们有重蹈前朝覆辙的任何可能,更不应该助长新政府的歪风。

留言评论: